第一章 洛阳盛会
2、继嗣佳人

上一章:1、紫萸香慢 下一章:3、落魄公子

努力加载中...

寒枫冷冷道:“可惜我不是个喜欢讲理的人。”

“是呀,我竟忘了!”我用眼睛瞟着寒枫,冷笑道,“好个胆大包天的贼人,竟敢惹到宫家头上!传令下去,不惜动用宫家上下数千弟子一起追踪,也定要将他缉捕归案!”

我翘起一指,指向寒枫,问:“他是谁?”

风纤素垂首瞧着丝绢,仿佛已瞧得痴了,听见我喊,抬起头,“大小姐?”

这个小小的配合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至少让那个脏兮兮的叫寒枫的人收敛了对我的放肆目光。

——不要在与我对视时先把目光避开。

我淡淡地说:“你可以进来。”

“你就是宫家的接班人?”我听见他用一种刺耳的声音问我,“你不让我进去?”

“欢迎欢迎。”我微笑着伸出手,“阁下的请帖呢?”

风纤素道:“大小姐难道忘了,有个人是抢了别人的请帖来的?”

寒枫也笑了,“那我可就进来了。”他一边迈步,一边警惕地扫视四周。

我“嗯”了一声,慢悠悠地将目光转至寒枫处。

她只得又抬头、抬眼,看着我。

一个连请帖都保不住的人,也不配再进宫家的大门。

寒枫的脸色已变得很难看,半晌才说:“中原武林有一位奇人,江湖中两百年来所发生的事,事无巨细都烂熟于胸,却不知何故在十几年前神秘死亡,他那年幼的女儿也下落不明……”

还没等寒枫反应过来,我就猛地跺了跺脚,大喝一声:“风总管!”

“我是个讲道理的人。”我微笑。

我扬起手中请帖,非常有涵养非常有礼貌地对他说:“那么真是抱歉了,在这张请帖上,我没有看见一个王字,也没看见有寒字,还请阁下出示自己的请帖,否则,就请回吧。”

不管寒枫的武功有多高,不管他口袋里的银票有多少,他仍只不过是个混得还不错的江湖人而已,还不配走进宫家这经过几世沉淀而矗立的大门。

有些事明知不需你去做,话却一定得讲出来,否则就是不体恤下人,就是没有主子风范。这一点,就像我可以喊风纤素为姐,她却绝不能唤我为妹一样,都是富贵之家的平常规矩。

这样说着,身子却在青玉石路上站定,抚弄戒指上的璀璨宝石,浅浅而笑。

风纤素也显得很惊讶,“这……”

风纤素还是没有反应。

风纤素吃惊地看着我。

待她头垂到一半时,我突然唤了声:“纤素姐姐。”

“这不是个好习惯,你要改一改才是。”我彬彬有礼地提出建议。

自小起,爹爹就教会我一个道理: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家族,自跌身价都是最最愚蠢的一件事。

“你这个大总管是怎么当的?珍展才举办了一天,竟把‘鎏金三钴杵纹银阏伽瓶’给弄丢了!这可是我们宫家的传家宝,是以前西藏活佛在浴佛灌顶仪香中使用过的法器,如今丢了,你怎么向我交代?”

寒枫一怔,道:“你不是说……”

这就是我想说的话,而她显然已明白。

说到这里,我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皱眉道:“但此次珍展所邀之人,均是和宫家有着百年交情的至交,总不会……”

寒枫又接着说:“我记得那位奇人好像叫风离,不知我记错了没有?”

寒枫站住,钟若把一片碧玉叶子递上。

我心中一喜,寒枫的脸色却变了变。

我用赞赏的眼光瞧了她一眼,点头道:“那敢情好!鹰伯伯身为六扇门内第一高手,又是我家知交,请他相助,他定然不会推辞!贼人啊贼人,你就算长着翅膀,也休想逃出天下第一名捕的追踪……”

“这什么?还不快些给我把宝物寻回来!”我厉声喝道,“展会上守卫森严,外人如何盗得?必定是与会者所为!”

风纤素果然立刻婉拒了我,尽管她比任何人都明白我根本没有亲自迎宾的打算,却还是言辞恳切地对我的体恤表示了谢意。

我的目光与风纤素在半空中交汇,仿佛只一瞬,她已垂下眼帘。

风纤素道:“王风,山西大同人,时年二十有八,三岁丧父,五岁丧母,后被天山派名宿傲雪天君收为关门弟子,六年前因强奸师姐被逐出天山派,一路逃至中原,以杀手为业,现名寒枫,绰号血狼,杀手榜总排行第十五位。”

“我说我不喜欢那个规矩,”我冲他笑了笑,“但我没说你不能进来。”

我垂首再看一眼手中的请帖,掷到脚边,淡淡地吩咐:“萧东来的请贴,明年不用再发了。”

这时,风纤素突然淡淡地说了句:“也并非都是至交。”

寒枫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缓缓问道:“你兜了这么大的圈,就是想说明这张请帖并非我的?”

话还没说完,就见寒枫突然一扭头,一言不发地走了。

我冷冷瞧着他的背影,没有请他慢走,我只是不想让他进宫家大门,并非想把他气死。

寒枫还想再问,我突然开口道:“阁下原本姓王,后又改姓寒,不知我记错了没有?”

我又怒又急又恼地喊了这一通,在场的人全都傻了眼,个个以为我突然得了失心疯。

丝绢贴着地飘飞,飘至风纤素的脚边,停了下来。许是因为站在风口的关系,她的裙角沾了灰,更衬得那方丝绢雪白无暇。

我瞧着风纤素苍白的脸色,柔声道:“今天真是辛苦你啦,你身子不好,让我来吧,你去歇会儿。”

“若我不想改呢?”

我却不再说话。

我叹了口气,道:“如果你的意思是说今天你一定要进这个门,那你就进来吧,我总不能同你打架吧?”

我接过请帖,慢吞吞地翻来覆去看了很久,还用丝绢拭去了上面的一处污垢,又随手扔了那方丝绢,才唤道:“纤素姐姐。”

寒枫没有否认。

“是!”风纤素的唇边竟也浮起一丝笑意,淡淡道,“前来观展的鹰老前辈还未离去,是否要请他相助?”

风纤素没有反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