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洛阳盛会
4、家族颜面

上一章:3、落魄公子 下一章:1、醉翁之意

努力加载中...

我不禁狐疑起来,而这副神情对他来说大约太过正经,让他有点不习惯,他突然拎起手上的碧玉叶子冲我晃了两晃,然后睨着我冒火的眼睛大笑起来。

相比于我,他的话简洁多了:“宫大小姐。”

名副其实的寒暄,而且,他没说幸会。

可是现在,开幕礼即将开始,我却因为吃得过多而无论如何也没法把腰身裁剪极细的紫金百凤衫套上身。

第二次停顿时,百里晨风向我走了过来,等到了面前,我的话才总算讲完。

如此一来,害我连“原来是‘某某刀客’大驾光临”这种话都说不得。

这个地痞!他是故意的!

在心中大骂萧左的同时,我决定放弃紫金百凤衫,改穿云英紫裙,上衣则选了件琐里绿蒙衫。这种衣服剪裁合身,浅领窄袖,上以暗色锦丝绣着飞鸟含枝图,以此搭配折裥密布、翠盖珠结的长裙,真是相得益彰。

“大小姐说的是……”

眉妩抿着小嘴一笑,道:“其实,用来配合紫金百凤衫的流苏髻才叫复杂呢,梳成后也特别好看。可惜……”

当然了,光有好的服装,是远远不够的,发髻才是体现着装完美与否的关键——飘动感极强的云英紫裙,最适合梳以飞天髻。

转过脸,百里晨风的嘴巴一张一合,“百里城上至城主下至城众,对令尊大人都不无尊敬。这些年来,贵府送上的每一张请帖都被城主保存完好,至于无法参加的原因,实在一言难尽,还请宫大小姐海涵。”

所以,我实在很佩服萧左,他家垄断了中原地区的盐业长达两百多年,而他居然能在三年内把偌大家业尽数败光,这实在是一种本事。

这段话很长,中途我停顿了三次,第一次停顿时,那个讨厌的败家子萧左就“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但我正跟客人说话,只能在心里咒他笑得脸上抽筋。

——我怕看一眼过程就会被吓得再也不想梳头。

“家父生前一直期望能够得见百里城高手的风采,可惜数十年来缘悭一面,今日翡翠何幸,竟盼来贵客,也算替家父一尝夙愿。”

是百里晨风的声音。

江湖上对武林中人的称谓各式各样,倘若对方是初出茅庐的热血少年,可称其为“少侠”;若是夫妻俩共同行走江湖的,哪怕不那么恩爱,也得喊一声“贤伉俪”;如若是混了大半辈子而又侥幸没落下骂名的,便一定要称其“大侠”了。

肯定是我大家闺秀的风范震慑住了他,他总算不好意思再和我“寒暄”了。

幸好,我有个专为我梳头的巧手丫鬟,每次都把我的三千烦恼丝打理得只能用“美妙”一词形容。

把头发分为数股,每股弯曲成髻鬟,每一股的线条都必须清晰,层次都必须分明,再把花箍、钗、簪、流苏等饰品穿插其间……这当然很麻烦,所以我从不自己梳头,梳头的时候也从不睁眼。

穿戴完毕,揽镜自照,纵然挑剔如我,也不得不承认,虽然紫金百凤衫华美无双,但如此穿戴的我,也一样美得紧。

“嗯,来了!”我转身又照了照镜子,再一次觉得很满意,翩然出了门。

我倏地沉下脸,眉妩忙住了口。

“眉妩,”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镜中清雅飘逸的发式,对丫鬟说,“你这丫头的手可真是巧!”

我已经火冒三丈,想都没想一撩裙摆就想冲过去把他踢出门,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客客气气地响了起来。

风纤素推开展厅大门,里面坐着的十位贵客齐齐转头,见是我来,纷纷起身,“宫大小姐。”

我很辛苦才没对他露出狰狞的表情,细声细气地说:“既如此,您一路车马劳顿,还请到客房先行歇息。用完晚膳,珍展正式开始。”

又一段长长的话说完,我很是崇拜自己的涵养又上了一层楼,并感慨做一个继承人有多难。

更要命的是,他甚至没有一个绰号!

遗憾的是,尽管如此,我还是找不到一个可以用来称呼百里晨风的称谓。

我只好说:“原来是大名鼎鼎的百里城的第一高手大驾光临,宫翡翠这厢有礼了。”

那双眼睛,如此漆黑晶亮,宛若深不见底的古井,幽幽、幽幽……是他!那个怎么看都不顺眼的萧左。

天知道他破落户似的坐在那些衣着华贵的宾客中间,怎么还能摆出这副悠然的模样来!

“我与萧左兄多年未见,可否把我们的住处安排在一起?”

眉妩眨眨眼,乖巧地点点头:“明白了,大小姐。”

很快,我就后悔了。

呃?我怔了怔,真的么?第一次对一个男子反应强烈?好像、好像是真的呢……

为配合此次珠宝展览的盛况,我共准备了九套衣衫,其中又以要在开幕礼上穿的紫金百凤衫最为华美,也最为我所喜爱。

便在此时,门外响起风纤素的声音:“大小姐,开幕礼就要开始了。”

然后,我就眼睁睁地看着钟若引着那个混蛋和百里晨风谈笑风生地走了。

他也并不太老,且一向行踪诡秘、行事难料,当不得“大侠”这个闪光称谓。

极少有人能把我气成这样,这个打击对我来说很大,折磨了我一下午,所以晚饭我就多吃了些。

若换做是我,早羞愧得连头也不敢抬了……我轻嗤一声,迅速掉转目光,高昂着头走进门。

他竟敢、竟敢惹我!并以此为乐!

“诸位。”我轻轻颔首示意,不经意间转眸,却望进一人的眼中。

尤其是宫家这样的大家族。

“还有谁?”我撇撇嘴,清清脆脆、掷地有声、一气呵成地痛骂道,“就是那个天下第一败家子萧左呗……无赖、地痞、流氓!”

“呸!”我突然跳起来,大声说,“我告诉你眉妩,我对他,什么反应都没有!我就是讨厌他——我从来从来从来没有像讨厌他一样讨厌过别人!你明白了么?”

我拼命咬着唇,半晌,终未忍住,猛地一拍桌子,恨声道:“都怨那个王八蛋!”

我虽自小长在深院,但因家族从事的是个必须广结善缘的行当,对江湖上的种种规矩法则倒也算熟悉。

这样想着,我忍不住向他看去。

呸!谢谢他至少还记得我姓宫!

我的手一松,厚重的裙摆“哗哧”一声落了下去。

眉妩愕然,半晌才期期艾艾地小声说了句:“大小姐,婢子还是第一次看您对……对一个男子,有这么大的反应呢。”

如果不是亲自接管,我怎么也没想到爹爹留给我的,竟然是如此庞大的一份家业,如果我能不那么要强,就算整天在家数银子,恐怕也得数上几辈子。

他已不算年轻,“少侠”二字喊出来我怕自己倒先笑死。

“宫大小姐言重了。”

门外,夜幕初临,华灯已起,长长的抄手游廊上挂着的灯笼在晚风中看上去犹如两条红线,我扶着风纤素的手臂缓缓从下面走过,来到举办此次珍展的展厅前,站定了。

他竟也正瞧着我,发光的眼珠隐藏着一丝笑意,表情很值得玩味,那样子仿佛……仿佛看出我是为了家族颜面才不得不隐忍着敷衍百里晨风。

见你的大头鬼去吧!不要跟我提那个名字!

我秀秀气气地一点头,满脸堆笑道:“当然可以,钟若会为你们安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