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路遇初险
1、行路难

上一章:3、请卿上路 下一章:2、风助

努力加载中...

他正卧在草丛中,表面看去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可我却注意到,我每在心中数二十下他都会俯首贴地一次,似在倾听什么,还有,他手中抓着一块干粮,却连一口都没吃。

我不由自主地点点头,道:“这么说,时间是关键。”

白生生的小手上托着个蓝田玉碗,递至我面前,是金昭那丫头。

他仍然骑在马上,看见我脸上的擦伤,眉心似乎一拢,喃喃道:“坐在车里还不老实,探出头来做什么?”

“问什么?”

“大小姐!”三个丫头急急上前围住我,吓得嗓音都打着颤,“车、车子走在什么地方呀?好端端的,怎么会……”

“哦?”我气极而笑,并希望脸上新添的伤痕能使这个笑看上去狰狞些,“据我所知,还有一种路叫大路,萧公子家学渊源,想必有所耳闻。”

我下意识地接下那瓶子,触手一片温热,是他的体温……我浑身都一震,脸上顿时发烫,捏着瓶子的手却无比温柔起来。

此刻我的心情就不错,但萧左的神情却很奇怪。

我不知道,只好又“哦”了一声。

“山中一窝鬼”!我咬牙,我听说过这个名号。他们是河南境内最凶悍的一伙山贼,经常行走于豫南的商旅,只要远远看见他们那面画着骷髅的黑旗,就会吓得站立不住。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出发不过半日就招惹上如此难缠的敌人,但是……“我们总得过黄河的,不是么?”

萧左笑道:“那种路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大小姐见多识广,一定知道吧?”

“是。”我淡淡地说,“如果你想夸我,麻烦换一个形容词。”

“就是我在豫南一带的朋友传来的消息。”萧左淡淡地说,“大小姐如若觉得这算不得可靠,可以当个笑话听。”

我倚在窗棂边摇了摇头,眼睛瞬都不瞬地盯着外面一掠而过的景物。

电光石火间,那个古老的传说在我脑中闪现:剑师临终呕血铸之,剑成之日,其杀人盛气,惊飞大雁,故曰:惊鸿……惊鸿剑!难道这就是惊鸿剑!

他的表情说明那绝不会是个可笑的消息,我紧盯着他,清清楚楚对他说道:“我对笑话没兴趣,也不需要它可靠,只要有用就行。”

“当然算路!”萧左冲我笑了笑,道,“据我所知,这叫山路。”

“大小姐第一次出远门,正在兴头上,当然喝不下那莲子羹……”正在身后为我捶肩的眉妩笑道,“要喝,也得喝酒啊!”

“作乱南阳、驻马店一带的‘山中一窝鬼’已率众出巢,我们若走官道,难保会在半路与他们迎头撞上。”

萧左就在这无比混乱的情形下定住脚步,转过身来,嘴唇翕动,不知对我说了句什么话,便飞身冲向来犯者。

我轻轻地推开她们,慢慢地捏紧拳头,厉声喝道:“给我停车!”

说着,一扬手丢了过来,也不管我接不接,提着缰绳就冲到队伍最前,一身邋里邋遢、仿佛是白色的衣衫在风中翻飞着,竟很有点英姿勃发的味道。

他低声笑起来,眨眨眼道:“用金子做的还是珍珠?”

我瞪着他,半天才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来:“山路便安全了么?”

接着,一连声地命金昭、玉粹整理行装,越轻便越好,剩下的东西命眉妩连马车一并带回家。

这两棵树叶茂枝繁,高耸入云,鸟儿栖息其中,地面上再大的动静也未能扰动它们,不料此刻竟被他的剑气所惊!

我眼睛一亮,转身拧着她的脸道:“鬼灵精,到底还是你跟我的时日久,比她们都了解我!”

我“扑嗤”一下也笑出声来,随即又瞪起眼,正色道:“都错了,是用南海檀珠!就是展会上那种……”

刚说了这一个字,就看见一块嶙峋怪石迎面扑来,“呼”的一下和我擦脸而过,转瞬就被丢在车后,紧跟着又是一段张牙舞爪的树枝……我大惊,将身一拧,脊背“砰”的一声贴上车厢,脸上还是感到了一阵刺痛。

急驰了两个时辰,天色渐渐昏暗,人和马都疲累不堪,走到一处有草有水、稍稍开阔些的地方时,萧左翻身下马,道:“休息片刻,等马喝足水就上路。”

“可靠消息?”我扬了扬眉。

萧左脸色大变,有一种我从未在任何人眼中见过的阴寒之色自他眼底升腾,只见他往腰畔一探,手一甩,“铿”的一声,一把寒光凛利的软剑匹练般顺着这个动作展开……栖息在左右树上的鸟儿,倏地振翅高飞。

“不错,越快越好。”

话音未落,一支箭“嗖”地飞来,在距离我的脑袋只有几寸的地方没入草地,箭梢犹在不停颤动,发出“呜呜”的声响。

我想都没想,断然道:“如此,弃车!”

幸好萧左没再追问下去,自己把答案说了出来:“大路,也是险路!尤其是对那种携带珍贵物品还不肯轻骑上路,非要坐着豪华马车招摇过市的人,更是险上加险。”

沉沉暮色中,数不清有多少黑衣人手持火把从我们来时的那条路冲来,燃着火的箭不断射出,飞到哪儿就蔓延成一片火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死马被烧焦了的臭味。

几乎是立刻的,利箭破空声、马儿惨嘶声、纷乱的脚步声一起响了起来,间杂着从我头顶传来的萧左的叹息声:“我一直在留意是否有追兵,你非跑来和我说话……罢了!你呆在这里别动……”

这一转身,被我掖着的窗帘子便垂下来,遮住了窗户,车内光线骤然一暗的同时,车厢忽地向右倾斜,差点把我摔在地毯上。

声音虽小,我却能听见,冷笑道:“你问我么?我倒还想问你呢!”

金昭、玉粹同胎一母,同样的一套剑法由她二人共同使出,却如同四剑合壁,威力无穷。而眉妩除了替我梳头外,再无其他用途。

“别跟我装傻了!”我发现自己已开始发抖,就先做了个深呼吸才道,“你是怎么带的路?这——”我指着前方那条夹在两山怪石之间、幽深难测、坑洼不平的小路,道:“这也能算路么?”

他的意思很简单:马是交通工具,一切以它们的承受能力为主。

我没说话,目光笔直地投向相隔几步之遥的萧左。

那个王……那个萧左,其实也没那么可恶。

“说。”

“你怎么知道我要问这个?”我吃惊地偏过头,下一瞬就意识到自己不打自招了,顿时气得发昏,可还来不及再说话,就见他突然间神色大变,骤然跃起,一把勾住我的脖子,把我整个压到草丛里。

“不错!”一直默不做声的百里晨风突然接口道,“但是,山路秘密,行踪不易被人发现,且夹在两山之间,两边尽是峭壁,道路又狭窄,敌人一来难以隐蔽,二来无法发动大规模袭击,总强于人多眼杂又易被合围的官道。”

我的话没能说完,因为我已被眼前所见的一切惊呆了。

我心一沉,道:“敌人?这么快就引来敌人了么?”

“大小姐,喝点莲子羹吧?”

“前方急转弯,马车上的人小心了。”外面传来萧左慢悠悠的声音。

他也盯了我很久,才缓缓道:“那么,这个消息恐怕不会让你失望。”

他用漆黑的眼瞳瞧着我,我心一跳,连忙别开脸,耳中听他轻轻松松地说:“那天我在晨风耳边说的话是:‘我敢打赌,这位大小姐一定会出借阏伽瓶的,而且,她早晚会追问我今天跟你说了些什么。’”

“大小姐!你的脸……”甫出车门,匆匆赶来的风纤素一见我便呆住了。

我的口中不断发出叹息声,这些寻常人家看腻了的景致,却是我从未体验过的新鲜,我不禁由衷地感到,此行就算再多走一个半月也是值得的。

萧左抬起头,眯着眼瞅了我半天,突然咧嘴一笑,道:“你用了?疤痕已经淡了很多。”

就这么一恍惚间,萧左已拧身欲走。我一急,从草地上一跃而起,嚷道:“别走!给我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非跑来……”

“我看得眼都直了!”他老实交代,“这样满意了?”

萧左含笑望着我,待我上了马,突然“喂”了一声,我一抬头,见他从怀着掏出个小瓶子,冲我摇了摇,道:“外敷,很有效,不会留疤。”

“呆你个头!”我用力一翻身,推开用身体护着我的他,吼道,“什么叫我非跑来和你说话?你以为你是谁!”

“所以我才决定走山路。”萧左叹道,“官道虽平坦,却需多绕八十里路,如果我们穿山而行,一出龙门便可直接渡河,兴许可以避开那些恶鬼。”

我下意识地抚脸,很快又放下手,不屑地道:“那是因为我涂了祖传秘方!”

百里晨风道:“据可靠消息报……”

在心情好的时候,我倒不吝于承认:这家伙说的话虽不好听,却着实有理。

赤色的火焰在他周遭熊熊燃烧,而他身似矫龙,周身漾起一圈水般剑影,一路如过无人之境,那些能把马脑贯穿的火箭,根本没有一支能近得了他的身……这一景象把我看呆了,半天才想起,他刚才对我说的是:“难道你不明白么?一和你说话,我就什么都忘了!”

这时他突然打断了我,道:“那些稀奇古怪的展示方法,都是你想出来的?”

我咬着唇发笑,道:“那么,你也回答我一个问题。”

马车正行驶在洛阳郊外一望无垠的田野上,蓝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金色的阳光照耀着绿油油的庄稼地,阵阵炊烟在远方冉冉地升起,偶尔一两个稻草人在极近的距离和马车擦肩而过。

现在才说,这个王八蛋!我恨得牙痒,一掀帘子探出头就道:“你……”

“也不安全。”萧左苦笑着说,“带着价值连城的宝物,天下哪还有什么安全的道路。”

我犹豫了一会,最终还是战胜不了好奇心,走过去道:“有什么不对劲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