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风波乍起
1、杜三娘

上一章:3、竟与君同 下一章:2、谁在多情

努力加载中...

宫翡翠顿时跳了起来,“什么?叫这个脏老头做饭?”

我先是一愕,随即看见萧左强忍笑意的样子,不由暗暗摇头,转身命铁骑前去雇船。

听他那样比喻,宫翡翠似笑非笑地瞪了他一眼,道:“赏金十倍。”

我略一犹豫,目光透过窗子看见萧左和杜三娘正在甲板上相谈甚欢,她那老爹大约也在后面忙,确实是察探的好机会,便向百里晨风点了点头。

我再看船头一眼,红衣女人扬着脸闭着眼睛,似乎非常享受船头风吹的感觉。其实她的容貌并不美丽,额头太高,嘴唇太厚,但不知道为什么,硬是在她身上显出一种神韵:粗俗、却极具诱惑……我正想说话,萧左已先赞道:“真是个有味道的女人。”

萧左尝了一口便夸赞道:“如果这样的手艺还叫不好的话,那些苏杭名厨都该哭了。”

下属们又去问了一趟,回来时却个个颓丧着脸,“回大小姐,他们都说怕那大官,不敢载我们。”

船身狭长,被漆成黑色,黑色的船头上迎风站着一个女人,飞舞的红衣,像整个人都在燃烧。

“怕你船行一半,沉了我的百宝箱啊。”

宫翡翠张了张嘴巴,最终没能还击他什么,只好将脸别向一边,露出一副很高傲的样子不再说话。

宫翡翠冷哼一声道:“听说只有那些不成熟、脆弱和孩子气的男人才会迷恋年纪比自己大的女人。”

“法是光一个时辰后恰开船的后?”老头问。杜三娘便走过去小声说了些什么,一个说一个点头,看来谈妥了。

说罢,把珠链摘下,递了过去。

宫翡翠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分明怒到了极点,但偏偏得忍着不能发作。

我答:“长年水上营生,这是应该的。”

“好,我们这五十三人,你去做五十三份早饭来。”

接过珠链,红衣女人嫣然而笑,“各位请跟我来。夫家姓杜,这里人人称我三娘。”

她侧着头,用与衣服同样火红的丝巾把头发绑了起来,光洁的手臂上两只扭花银镯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已告老了还能作威作福?”萧左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来这只落毛凤凰余威犹在。”

“哟!公子你可真会说话!”杜三娘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奴家……”

“哎呀,小姐你放心,我阿爹手艺不错的。”

我刚挑眉,百里晨风便问:“包船者是谁?”

杜三娘回头喊:“阿爹,客人们要吃早饭,你去做吧。”

萧左笑道:“不错不错,只有不成熟的孩子才喜欢跟人抬杠。”

杜三娘咬唇笑道:“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我怕有人会介意……”

“当然,我们这条船是这渡口里最大最实惠也最齐全的了。”

“那么,似乎是没有问题?”

想不到区区一个船娘竟也有如此眼光,宫翡翠脖间珠链的确是极品中的极品。只见她摸着自己的项链,犹豫不过一眨眼时间,便干脆利落地道:“好,给你。”

我几乎可以看到宫翡翠眼里射出的箭,这个萧左,明知她在试探他,还成心说那话气她,这两人难道真是天生的冤家?

萧左笑道:“自古巧妇总是伴拙夫,三娘这般品貌,即便再出色的男人也配不起,你又何必生气?”

“小心点总是好的。”百里晨风说,“你注意到了没有,这艘船的底舱很大,我想找个机会溜下去看看。”

登船后,宫翡翠冲那女人招手,“你们这提供饭菜吗?”

百里晨风道:“江南人。”

“你们赏金百倍都没有用。”一高亮的声音忽地插了进来,我转头,只见那个红衣女人已不知什么时候从船头下来了,一步一生姿地走到我们面前。

杜三娘叹了口气,“好吧好吧,如此一来,只能我做了。手艺不怎么好,小姐可别怪啊。”说着,又一扭一扭地走了。

话还没说完,宫翡翠啪地将筷子重重一放,冷冷截口道:“要打情骂俏请到外头去,不要影响其他人的食欲。”

这时宫翡翠忽然扭头对我说:“纤素姐姐,你去弄十余只排子来,栓在这条船尾上,以防不测。”

百里晨风皱眉,“我们等不起一个时辰。”

宫翡翠冷笑道:“告诉他们,谁载我们过河,付双倍价钱!”

一个矮小精瘦的老头从舱底爬了上来,“呸”一口浓痰吐在甲板上,宫翡翠顿时皱起了眉。

“怎么会是取笑?”萧左眯起眼说,“想打动一个男人的心首先就得打动他的胃,三娘的丈夫,真是个有福气的男人!”

百里晨风忽快走几步,在我耳边低语道:“这个船娘,怕是有点问题。”

他当即翻身下马,朝我伸手。此人倒真是个正人君子,同骑途中一直与我保持着距离,不曾逾越半分。

“不……”我还没答完,杜三娘又看向宫翡翠:“那么这位小姐呢?”

“有句话,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我转头,面向百里晨风,“有太多疑点,反不可疑。”

我发现他的眼中警惕之色渐浓。

“除非你把你脖子上的那串链子赏我,我就载你们过河。”

“风总管。”宫翡翠冷冷打断我,“抓紧时间,雇船过河。”

这句话分明是在打趣,但听在我耳中,却蓦地一沉。正有所心惊时,却听那女人笑道:“三娘不是十娘,而且十娘沉的也是自己的箱子,公子既不是那个负心人,又何必惧怕。”

“是。”她考虑得倒周全。我当即吩咐下去,铁骑效率极高,不一会就征集到十只羊皮筏子。于是众人一同上船,那女人喊了一声:“阿爹,开船啦!”

“反正我,不、要、他、做,换人!”八成是被前先那口痰刺激到,使得她的大小姐脾气又开始发作。

我点点头道:“不错……”

宫翡翠突然转头,盯着萧左道:“你是不是觉得她很美?”

杜三娘连忙应道:“可以可以,不过,我得另收钱。”

我轻轻颔首,算是回礼。就在这时,一声音在我身后轻轻响起:“她脚步不轻,但身形很稳。”

的确,普通的船娘怎么可能懂得这么多?

宫翡翠顿时涨红了脸,“介意个鬼!你们爱干吗干吗去,不要妨碍我吃饭就行!”

“比如——她!”她的手指居然指向了我。我一愕。

“你介意吗?”

萧左哈了一声,“还好还好,是三娘不是十娘。不过这爽快脾气,倒是一模一样。”

下属答道:“说是正在路上,还需一个时辰才到。”

继而转向百里晨风道:“这笔账记百里城头上。”

百里晨风沉声道:“为什么?”

我落地,看向宫翡翠,只见她满是好奇地望着平静的河水道:“我浮黄河去京厥,挂席欲进波连天。难道李白骗人?”

一时间,船舱安静下来,四十七名铁骑中三十六名守在外面,剩下十一个受伤的守在里面。这些人都精水性,似乎没有什么纰漏。然而我还是开窗看着外面,几个船夫在掌舵,杜三娘在船尾做饭,红衣如火,像是连船都能烧起来一般。

她忽然回头,冲着我微微一笑。

这个萧左,害人不浅。我心中暗叹,百里晨风忽然放下碗筷,站起身压低嗓音说:“我要去察探一下底舱,你来么?”

“说是告老还乡的某位大官,带着数百个随从跟班和大量物品。”

杜三娘撇嘴道:“莫提那个死鬼,好吃懒做也就罢了,还在外面养了其他女人!”

“随你,但要快!”

萧左嬉皮笑脸地答道:“回大小姐的话,李白哪有胆子骗你。不过现是初春,汛期未到,是以水势较缓而已。”

萧左摸着下巴苦笑道:“我说你怎么这样大方,原来还是半点亏都不吃。”

“遭女人恨,只能说明你有魅力,何惧之有?何况,像你这样的美人,大家喜欢都来不及,怎么可能恨你?”说笑声中,两人掀帘走了出去。

杜三娘掩唇而笑,“这位公子休要取笑,奴家可当真啦。”

宫翡翠还未说话,萧左已先笑嘻嘻地问了句:“你就不怕断了自己的生路?”

萧左的目光还直直地停留在杜三娘的背影上,听到这话便收回来朝她脸上转了一圈,“这才是真正的女人!成熟、婉约、风情万种。”

“那贪官虽告老还乡了,但他儿子还坐镇朝中,恰恰管着河运,哪个船家会不想活了,为一时高赏而断了自己的生路?”她停了一下,眼望宫翡翠,露出笑意,“除非——”

铁骑们很快便返,面色凝重道:“回禀总管,河上所有的船都被人包了!”

女人不解道:“十娘怎么了?”

“那就行了。”杜三娘媚眼如丝地望着萧左,“我胆子小,所以要一个个问过了才放心,免得其他女人恨我。”

宫翡翠忍笑白了他一眼,忽地“咦”了一声,抬手指着前方道:“纤素姐姐,你看那个女人,很特别呢。”

满以为萧左会反击的,谁知他居然耸了耸肩道:“既然这样,反正我已吃好了,三娘,你不介意跟我去外面聊聊吧?”

我还没说话,杜三娘端着早饭走进舱来:白米粥、腌萝卜丝和炸小鱼。

太阳完全升了起来,照着潋滟的水波,泛着层层迷离的波光,一切,似乎都很平静……

萧左四下张望了一番,道:“为何不见他们的人影?”

我第一眼去看的,却不是黄河,而是一艘船。

那女人大笑道:“有了那串链子,我们一家子到哪儿不能享福个十年二十年的,还需要在这黄河渡头苦哈哈地操桨为生么?再也不用看官府的脸色,多轻松自在啊……”

看见这样一幕美景,我忽然觉得心情很好,回头对身后的百里晨风微微一笑。

宫翡翠毫无愧色,朗声道:“你莫忘了,我是个生意人。生意人,凡事都要算计好了的。”

“除非什么?”

“但女儿是本地口音。”我推翻他话中暗示的某种忧虑,微微一笑,“不管如何,我们现在急着渡河。即来之则安之,静观其变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