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心心相许
2、何生离隙

上一章:1、此刻情浓 下一章:1、鸟语花香

努力加载中...

原来放风筝的感觉是这样的——掌控,以及被抗拒,同命运挣扎,风生不息,挣扎不止。

最后,又复死寂。

我面色一变,当即转身往回走。没走几步,感应到某种奇异目光,便直觉地抬头——客栈二楼的一扇窗内,百里晨风正默默地望着我,我的视线与他在空中交集,瞬间,却恍同千年。

她摇了摇头,忽地又拿眼睛瞟了我两下,目光中似有疑惑似有辨析又似有否决,好生古怪。

“不过听说有习俗说放风筝就是放不幸,让不开心的事都随同风筝一起飞走。”金昭冲我甜甜一笑,“大总管也有不开心的事吗?”

可惜?我抬眼去看,褐色的八卦风筝,在晚霞的映衬下,就此乘风而去,从此海角天涯,再无牵绊。多好,自由自在了。

担心他和杀我有什么联系?我不明白。

我和宫翡翠站在门外,彼此对视一眼,她用目光询问我——怎么回事?我摇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不对,我看是凌云步,应该是阴山派的门徒吧?”

我冲他微微颔首,自后门走进客栈,刚想上楼,就听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到得客栈门口时霍然而停,一头绑白带之人翻身下马,几个大步冲进来。

他的身后,没有百里晨风的身影。

他顿了一下,才又道:“别担心。”

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油然升起:萧左,他在其中又扮演着什么角色?

“嗯。”回答的声音也是软软的充满倦意,古怪,有古怪。

其实,我的话已有所保留,刚才那人看我的一眼,分明是想要杀我!

我伸出右手到最强的那道灯光之下,摊平,掌心和指尖都有细淡的红痕,那是先前放风筝时被风筝线勒出来的痕迹,原是如此难以掌控,偏偏人心不甘,执意要做主宰,与命运为难。

“大小姐,怎么了?”

百里晨风忽然很严肃地对萧左道:“我有话要跟你说。”

他的眼神……我心中一震,不禁踉跄后退,手臂撞在墙上,呼痛声还未喊出,人已被百里晨风扶住:“你怎么了?”

真不知是慈悲还是残忍,越美的风景,偏偏越接近尾声。

未待我答,她又抢下话道:“我知道啦,一定是为了路上屡次遭险的事!唉,为了抢夺宝瓶,那些人真是连命也不要了。”

萧左打断他,“所以,你应该尽快消失才是,有我,够了……”

“看那架势,好像是燕子三抄水,莫非此人是飞燕堂的?”

“可是——”那人犹自焦虑不安,看他的样子,莫非百里城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也许是百里晨风太过激动,因此下面的话说得忽高忽低,我自然也听得断断续续:“难道百里城对你来说真的那么……如果你重视我们之间的友情——姑且称为友情的话,那么,就请你……你明知道现在城里的形势,根本已经水火不容,东西南北四大长老意见分歧,再这样下去……”

百里晨风打断他,语气不容抗拒,“这事我自会处理,你快回去!”

那边宫翡翠忽然站起,刚要开口,萧左已走过去一把握住了她的双手,声音一改平常的懒洋洋和不正经,“我来只跟你说一句话。”

“他认为我之所以迟迟未归而现在又不肯和他一起先走,是因为……你,所以……”他没有再说下去,我却听懂了他的意思。百里城必定出了大事,需要百里晨风赶快回去,但他仍是选择与我们同行,所以那人才会那般焦虑,连带着看我也不顺眼。

我手上用力,将线扯断,嘣的一声后,身后响起金昭的惊讶声。这丫头,什么时候来的?只见她无限可惜地望着越飞越远的风筝,嘟嘴道:“好可惜,断了……”

“……我不同意!我不允许你这么做!”又是一声惊怒。然后便听见萧左的声音也抬高了,“此事我已做决定,无论你允不允许,都不能更改。”

百里晨风顿时露出窘迫之色道:“他……他只是担心我。”

“大总管。”身后有人叫我,回过头去,原来是铁骑领队,他恭声道,“属下是来问问,明天什么时辰出发?”

金昭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问道:“找我有事?”

我刚打开门,就看见萧左站在外面,正想伸手敲门,见到我,一愕。

“哦,那个,大小姐和萧公子还没回来,婢子想,是不是要出去找找看?这华阳咱们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又遇上伏击,可就糟糕了!”

于是之前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着的猜测终于被肯定——她和萧左之间,多半已经彼此表明心迹私下定情……私定了终身,这倒是个麻烦!

我淡淡地接口:“似乎与百里城有关。”

宫翡翠仰头看着他,竟然真的不再说什么。

我微微眯眼,原来是内讧……我当初还真是没有多虑,百里闻名一死,新城主之选就迫在眉捷,几派人马各支持一人,彼此针锋相对势成水火,刚才那人自然是百里晨风这派的,但是——

一念至此,我不动声色地退出门去,廊道幽黯,我的影子被不同房间投射过来的灯光重叠着,拼拼凑凑,却无法完整。

我刚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时,百里晨风打开了门,同先前那人一起走出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此人是百里城的弟子!

那么好,干脆做了那个善心人,遂你心愿。

刚自揣摩其中的种种可能性时,就见宫翡翠和萧左两个人肩并肩地走上来,虽然看上去神态无异,但一转眸一挪步间自有种区别他人的亲密,难道他们两个……

百里晨风看我一眼,扭头对那人道:“行了,你把话给我带回去。”

那人叹道:“就怕即使话带回去了,也是徒劳!总之你自己小心。”说完看我一眼,不再犹豫转身下楼。

我深吸口气,沉声回答道:“卯时起身,一刻出发,酉时左右抵达商州,也就是我们的下一站——鹤城。”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和月。

房里突然传出一声暴喝道:“你说什么!”

其他房客闻声而出,好奇地看看我又看看宫翡翠。我与宫翡翠第三度对视,很有默契地一同转身回房。

不能完整。

我沉默了好久,才回答道:“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情形皆有可能。

轻轻合拢房门,宫翡翠先自在桌边坐下,咬着唇道:“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们两个吵架。”

多有趣的巧合——晨风,风纤素,他风我也风,有风无月。

我和宫翡翠再对视一眼,这回她眼中的迷惑变成了惊愕。其实我也没想到,百里晨风竟会用这种语气跟萧左说话。他这是怎么了?

幕色如烟,彤云似锦。

我柔声道:“大小姐饿不饿?你刚才没吃什么东西就跑出去了,我去吩咐小二送份饭菜上来吧。”

好轻功!我眯起眼睛。而大堂里的猜测声已汇集成了一片:

我的声音无可抑制地颤抖,“他,好重的杀气。”

“鸟为食亡人为财死,古往今来皆如此。”人的欲望无止尽。

“依你看会是什么事?”

那人明明只是随意一跃,这帮人硬要给他套个名称出来,倒真可笑了。此人头扎白带,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百里城的弟子……如此行色匆匆,不知所为何事?

我微微一笑,“好,那我叫金昭玉粹她们过来。”

轱辘飞快地转着,线顺风绷紧,渐渐觉得自己难以驾驭。

客栈后院有一大片空地,我正对着落日仰起头,金光刺得眼睛生痛,而那只风筝便成了万里晴空中的一点椎心刻骨,在眼前被无限放大,最后填满了整个视线。

此时天已黑透,我点亮桌上的油灯,晕黄的光线扩散开来,照着宫翡翠的眉眼,比往常多了忧虑,也多了温柔。

客栈小二刚待上前招呼,他已径自朝楼梯处跑去,正逢另一位小二哥端着脸盆臂挎铜壶从楼上走下来,眼见两人就要相撞,在这白马过隙的刹那,那人左手在抄手栏杆上一按,整个身子已腾空飞起,跃过小二的头顶,落地不停,噔噔噔地上了楼。

我提裙走上二楼,经过百里晨风的房门时脚步虽没停顿,目光却看了过去,这家客栈的隔音效果不好,可以听闻里面模糊的低语声,似乎在为某事争执。

他是谁?为什么要杀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心向往飞翔的东西,硬是拉着不让它飞,很不公平。

只是风纤素啊风纤素,你是那风筝,还是那执线人?

我不禁讶然,如此温顺,真是不像她!再看萧左看她的眼神,温柔、温润、温文。烛光映照在墙上,勾勒出依依的两个剪影,仿佛构筑成一个独属他们的世界,谁都无法介入。

就在这时,屋里传出一声巨响,木头的断裂声、瓷器的破碎声、硬物落地的声音顿时汇集成一片。

“没……没有。”她不自然地别过头,又盯着自己的衣袖看了半天,才低声道,“你不用顾着我了,有金昭玉粹会伺候我的,回房睡吧,明天一大早还要赶路呢。”

我垂下头,不知心中是什么感觉。百里晨风不肯随他回城,难道真是为了我?而百里城,又出了什么大事?这一路行来,我们处处遭遇埋伏,损兵折将,但一直不见百里城有派人增援,我还在奇怪呢,却原来是城中另起巨变。

萧左扬眉,没犹豫就进了房间,百里晨风当即跟进去,砰地甩上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