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鹤城惊梦
3、就是你

上一章:2、梦魇 下一章:4、恨难绝

努力加载中...

我与她毕竟一起长大,又是首次见她如此失态,心下也不禁对她生了些怜悯,下意识喊了一声“纤素姐姐”,话音未落,但见萧左箭一般飞身掠去……我只道他会扶起风纤素,谁知道他竟然丝毫不做停留,转瞬就消失在楼梯处。

风纤素面色不变,淡淡地说:“不错,当真有趣。说起来,昨夜我也做了个噩梦……”

一时间,大厅里只回荡着我和他的低语轻笑。

我一愣,低头看向萧左,难以置信地问:“你说什么?阏伽瓶没丢?”

女鬼?我闻言不禁一惊:难道那花夜是山中一窝鬼的人?

“嘿嘿,你这分明是在逼我出绝招……”

何况,这一手实在太绝太妙——要知道,不是每个男人都有本事把一个美女变成落汤鸡的。

风纤素的脸色骤然大变,重复道:“阏伽瓶……”

就在这时,只听“咚咚咚”的一阵纷乱的脚步声从二楼一路传至大厅,抬眼一看,竟然是一向训练有素的铁骑,冲过来便叫道:“大小姐!不好了,百里先生,他——死了!”

一连看见两个最冷静的人都失了态,我便也有些着慌起来,想起那日宫家大门外,百里晨风策马而来的模样,心下不由一阵恻然……可是,难过归难过,善后之事总得有人去办吧,我们的行程本已紧张,敌人又一直紧追不舍,如今若是再惊动了官府,那情况可当真是大大的不妙!

他也对我眨了眨眼,道:“哦,对了,我还一掌废了她的千年道行,免得她以后再去害人,也算替天行道了!”

伤口周围的血渍并不多,这说明凶器锋利非常。

我对他点点头,连忙赶往二楼,在百里晨风所住的房间外面站定,不自觉地深深叹了口气……推开门,一屋子沉闷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

“啊——”萧左又打了个哈欠,口齿不清地答道,“唔,夜里做梦,有个漂亮女鬼要来杀我,我却不忍杀她,便把她扔河里去了。”

“对啊,我就是没吃过,我就是要你光喝粥。”

幸好,事发突然,客栈的老板和伙计还错愕在当场,又因此刻时辰尚早,其他客人都还未下得楼来——此刻不安排,更待何时?

等等,那么醉颜楼的爆炸,就是霹雳堂所为了?

昨天萧左和我临出门前把宝瓶交给了百里晨风,此刻他人已被杀,那宝瓶岂非也……

“好!我们来猜拳,谁输谁就只有粥喝……”

我撇撇嘴巴,尚未笑出声,风纤素便接口说:“萧公子真是古道热肠,此梦必定精彩得很……只不过,听说漂亮女鬼都有很厉害的靠山,萧公子当心,说不定今夜便又梦见鬼王来找你报仇。”

萧左笑嘻嘻地答道:“有劳风姑娘提醒。不过,经你这一说,倒勾起我的好奇心——那女鬼已经十分厉害,真不知道她的主子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

这么看来,敌人从黄河起就一直追着我们,直到鹤城。

“你……”

房内另有两名铁骑,闻言便打开柜门,果然捧出了阏伽瓶。

萧左对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一抬眼,这才发现他的脸色也十分不好,几乎和得到龙王的死讯时一模一样,惟一的区别就是多了份难言的内疚——他为什么要埋怨自己?难道他早知有人会对百里晨风不利?

“纤素姐姐!”我惊讶地喊了一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阏伽瓶在这儿。”

“自然是要问你!”风纤素的口气激烈起来,突然抬起一只手,指着萧左,厉声道,“因为——你就是凶手!凶手就是你!”

铁骑领命,径自上了楼去。

萧左沉默了片刻,缓缓站起身,见百里晨风肩头的衣料被自己捏得起了褶皱,便又伸出手去,仔细耐心地抚平,才转过身来,指了指房间角落的一个柜子,道:“在那里,去拿出来吧,晨……”

怪不得小二说那花夜被人从河里捞出来时,浑身上下没半点力气,原来是被他废了武功……哦不,是千年道行。

眉心一点创伤,便是他的死因。

心中越是吃惊,脸上却越是尽量地不动声色——唉,跟萧左呆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我不知不觉就把他的“坏毛病”学了个十足。

就在我笑得最开心的时候,风纤素忽然状若无意地问了句:“萧公子精神不济,可是昨夜没休息好?”

于是,我故做顽皮状地冲着萧左眨眨眼,问:“只是这样?你只是把那女鬼扔河里去了?”

不错!就是阏伽瓶!

他栩栩如生的面容就在我眼皮底下,那样安详,仿若沉睡,可是他的心却已经停止了生命的跳动,他再也不能自由地呼吸空气,再也不能同我们一起抵御敌人。

我敛下眼睫,轻轻向前走了几步,只见萧左正用手紧握着百里晨风的双肩,握得那样用力,连指关节都发白了,还在不断地轻颤……我眨了眨眼,再去看,不错,是的——萧左,他的手,在发抖。

伤口的创伤面很窄,这说明凶手所用的是剑,而不是刀。

忽然,一个极可怕的念头自我脑中一闪而过,被我及时抓住,我立刻抬头,失声道:“阏伽瓶!”

萧左本来正对我微笑,噩耗来得太快,令他只来得及收回那满脸的温柔,而微笑却仍然停留在嘴角——保持着微笑的脸庞,一瞬间呆滞的眼神……显得恐怖异常。

“我也是被那女鬼所逼。我本不想伤她,可她不但下药迷我,还令其他小鬼引爆炸药,预备结果了我。如此狠毒,岂可留情?”萧左轻轻瞟着风纤素,笑道,“不过,做人还是留点余地比较好。说不留情,我倒也还是救了她一命,否则只怕连她也炸死了……这个梦,真是有趣得很,你说是不是,风姑娘?”

“大小姐放心。”

风纤素呆呆地站在床边,脸色苍白得简直毫无血色,深邃的眼眶里,微微泛着些许晶莹,觉察到有人进门,也无甚反应,只是身子轻轻地颤了几颤,眼光还死死地盯在床上。

这边小二已为萧左端上清粥小菜,我见他吃得香,忽也食欲大振,命小二再端一碗粥来,嘻嘻哈哈地与萧左抢小菜吃。

而我的第一个反应,却是迅速转眼望向萧左。

我刚刚伸出手想去摇他,就听身后风声骤起,风纤素猛地站起身,一言不发地冲向二楼,上得一半楼梯,忽然脚下一个踉跄,狠狠地摔在地上。

“怕你不成?有什么绝招,尽管使来!”

百里晨风,真的是他——他,真的,死了。

而风纤素,自行扶着栏杆挣扎着站起,甫一起身便毫不停滞地奔上楼去。

我很用力地拿眼睛瞪着萧左,他却当没看见,笑嘻嘻地对我说:“怕了吧?就知道你不会!这样好了,这些咸菜,大块的给你,只把那些小小的留给我……”

萧左不出来便罢,他这一现身,我更是忍俊不禁,笑得简直连气都喘不过来。

但是,能令百里晨风一招致命,光凭一把利剑是不够的——凶手定然是个绝顶高手,尤其是剑法造诣,恐已臻化境。

说到这里,她的眉头忽然一皱,扭头对两名铁骑道:“时辰不早,去请百里先生出来用饭,用完早饭,便要赶路了。”

萧左静静地瞧了她半晌,道:“问我?”

猜拳?卑鄙!我一个姑娘家,哪里会这个?而且,天底下有喝粥猜拳的规矩么?

我挥手招来铁骑领队,低声吩咐道:“务必稳住这些人,尤其是客栈老板,绝不能叫他去报官,我们耽搁不起这些时间,明白么?”

说到百里晨风的名字时,他的声音咽了一下,很快便接着道:“晨风也是密宗教徒,正好用阏伽瓶替他超度。”

“萧公子问我么?”风纤素苍白的脸上骤然浮现一丝难以言喻的、尖锐的冷笑,她冷冷地看着萧左,冷冷地说,“这个问题,实在应该问萧公子才对。”

风纤素便也笑了笑,道:“女鬼再厉害,还不是被萧公子一掌所废?”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人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头部被半跪在床边的萧左挡住了,可我还从他脚上那双黑靴看出,那个人就是百里晨风。

“喂,你没吃过咸菜么?给我留点啊!”

我满腹不解地看着他,他却慢吞吞地把脸转向风纤素,慢吞吞地说:“风总管在这个时候说出这话来,倒是很有些意思。风总管是在怨我太关心阏伽瓶了,还是在怨自己疏忽了阏伽瓶?说起来,这个凶手也和风总管一样,把这个宝贝给忘了,杀了晨风,竟然把宝瓶给留下了。风总管,为什么?”

我才不管他究竟为何把花夜给扔到河里去,我只知道他无论做什么事都一定有他的理由。

我刚松了口气,便听风纤素用一种非常刺耳的声音问:“你方才飞也似地第一个跑进房来,就为了找这个?”

光是这双颤抖的手,我已不忍再看,目光上移……虽然有了心理准备,我的身子还是猛然间震了震。

“砰”的一声脆响自身后传来,是风纤素失手摔碎了粥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