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大小姐的秘密

上一章:3、宿命之劫 下一章:后记

努力加载中...

只见那白衣少年的脸色越来越惊讶,越来越难以置信,等那彩衣少女把话说完,他已经完完全全地被惊呆,木立在当场,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驾——”

“那是因为我事先在化麟锁上抹了解药,解药溶入血液,毒不就解了。”

彩衣少女摊开手掌,露出掌心里的白玉小瓶,眨眨眼道:“你猜。”

“纤素姐姐浸淫毒术多年,我爹爹岂有不防她之理,早就备了解药来。爹爹临终前对我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我才想出那么一条链子,让纤素姐姐有所顾忌。”

“她只是学会了放手。我若是她,也会这样……”白衣少年上前轻握住她的手,忽又放开了,目光闪动道,“手里藏着什么?”

二人二马,彩衣如蝶,白衣如电,一前一后飞驰在广袤无垠的八百里秦川上。

语毕,扬手挥鞭,放马而奔。

“才怪!”白衣少年恨得牙痒,“好你个小丫头,居然瞒了我这么久,看我逮住你怎么整治你吧!”

“佩服吧?”

“哦,那她还说了些什么?”

“我知道。我只是不明白,这一路上,死了那么多人,就只是为了‘野心’二字?”

说着,附在他耳边,唧唧咕咕说了起来。

洒金小笺飘飘扬扬地落地,彩衣翩翩的少女犹自伫立半晌,方缓缓转身,步出屋门。

“那就是说,你不肯原谅她?”彩衣少女的声音更加小心翼翼了。

“那就来吧!”

见她点头,立刻摆出一副疑神疑鬼的模样,压低了嗓音问:“你该不会,早已和人,有了婚约吧?”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简直小若蚊呓,几不可闻。

“她怕控制不住野心膨胀,再次对你下杀手,是么?”

简朴的农家小院外,柳色尚新,白衣少年依马而立,笑意淡淡,眸光深深。

“秘密!”白衣少年骤然叫了起来,“你有秘密?我不知道的?”

“驾——”

“你哪儿来的解药?”

这边说着,那边就已举起了一双拳头,正欲捶向那白衣少年的胸膛,谁料却听他陡然发出一声叹息,柔声道:“是我不好,我本该早点告诉你,可又怕你太过善良,泄露了口风,怎知却险些害了你……倘若昨夜你真被那小鬼所伤,我恐怕一生都不会原谅自己。”

“天呐!一条假链子,你竟敢开价十万,我总算知道你们宫家是如何发家致富的了!”

彩衣少女悄悄从睫毛下瞧着他,沉吟半晌方咬着牙问:“你觉得她做错了么?”

彩衣少女闻言,回眸笑道:“先等你追上我再说吧!”

马蹄的的,白衣少年如梦初醒,一边急急赶马追去,一边高声呼喝:“你说什么?化麟锁怎么可能是假的!”

“好,正是要先追上你!”

白衣少年再度苦笑,“你原谅我?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需要你原谅的?”

“你……”彩衣少女抬头望进他充满了愧疚和悔意的眼睛,顿生不忍,期期艾艾地说,“其实,也没什么,你不是及时赶来了么。再说,你多有防备也是对的……莫说你,我又何尝没有秘密……”

远处,青山隐隐,白云悠悠,风烟已散。

彩衣少女也不去理他,径自转过身,得意洋洋地上了马,才拿马鞭轻轻抽了他一下,嘻嘻笑道:“怎么样?萧公子,萧大少爷,这世上会做戏的,也不止你一人吧?”

白衣少年只瞥了一眼,便淡淡地说:“得了解药却不吃,就知道玩。你呀,真是个孩子。”

“呆子!你也不想想,世上怎么会有那样神奇的宝物?”

“叹气做什么?”白衣少年淡淡道,“她已学会了放手,这是好事。”

“也许是吧……”话未说完,彩衣少女便长长地叹了口气。

“这两个字虽简单,其含义恐怕是天下最复杂的了。”白衣少年苦笑道,“莫说我们不明白,恐怕就是我们的下一辈、下下一辈,也永远都不会弄明白。”

“她还说,野心是她与生俱来的东西,她无法抛却。所以,她不能跟我回宫家。”

白衣少年低下头,盯住面前这张姣好的、却遮不住焦虑之色的容颜,目光变得饶有兴致起来。“担心什么?”他突然带着笑问,“我若有心为晨风报仇,又怎会轻易任她不告而别?”

彩衣少女静静地凝注着他,半晌才道:“你猜对了——她真的,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走了。”

“可是,珍展上你以它解了婢女所中之毒,大家都看见了啊!”

“跟你这个王八蛋纠缠到了一起!”彩衣少女恶狠狠地抬手捶了他一拳,自己却先忍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随即又拽着他的衣袖将他拉了过来,道,“你到底还想不想知道这个秘密了?想的话就不许再打岔,过来……”

白衣少年顿了顿,神色是从未有过的严肃,一字字道:“谁也没资格伤害他人,尤其是他人的生命。”

白衣少年故意凑到跟前,大声追问:“跟我什么?跟我什么?”

“放……胡说!”彩衣少女也叫了起来,“我早有婚约?我要是早已有了婚约,那日华阳城外,又怎么会跟你……跟你……”

“就野心而言,她没有错,她是我见过的最具智谋最冷静的女子,她该得到更好的,比她已经拥有的更多彩的生活。可是,为了自己的野心伤害他人,却是错的……”

“这么说你原谅她啦?不会派百里城的弟子追杀她啦?”彩衣少女顿时呼出口气,粲然一笑道,“也是也是,我都能原谅你,你还有什么不能原谅她的,对不对?”

“你才是孩子!”彩衣少女轻轻啐了他一口,转而又笑了,“是的,是解药。她留了封信说,既杀不了我,索性成全。”

“你没有?你敢说你没有?”彩衣少女立刻瞪起眼睛,叉起了腰,大声道,“你明明早就知道山中一窝鬼的底细,却只字没对我透露,害我受了那么多苦,你还敢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