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路遇初险
2、风助

上一章:1、行路难 下一章:3、竟与君同

努力加载中...

我笑了笑,道:“还让我骑追日?如果我没记错,刚才战起时它弃我而去,再来一次的话,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安然无恙。”

一行四人边分析敌情边往回走,到了地头一看,尸横遍野,所有偷袭者竟全部死了!

追日突然向右闪避,我看见一道刀光,飞快地自眼前掠过,拦在前方的两个来袭者顿时倒地。

果然,别人都倒了下去,独她依旧精神奕奕,紫袖飞扬,白裙飘舞地走了过来。

远处传来几人的惊叫声:“紫萸香慢!是紫萸香慢……”

只有霹雳堂,才制作得出如此威力的火药。

“我。”百里晨风说着,牵过了追日,这匹绝世名驹实在可怜,先是被我毒昏,现又被人砍了一刀,饶是如此,看起来还是神骏不凡,尤其是和场内的其他马对比。

萧左皱眉道:“如此看来,对方是有意的!”

见我讶异,他解释道:“你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我和宫大小姐一骑,肯定是我照顾她,而不是她照顾我。

他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刀递上。

闻者瞬间昏迷,毒性传播速度甚至快于其香味,因名“香慢”。

我朝他望去,这个邋遢少年,这个在江湖上风评极差的败家子,思维竟是如此缜密,难怪连百里晨风都会邀请他担当此行的保镖。

从此,天下人皆知道了:百里闻名是个老怪物,而他的义子则是个小怪物。

不错,紫萸香慢,遇气生流,随风而传,风不止则香不息,要半个时辰后才会彻底消绝。

“所以,我更要与你同骑。”百里晨风如是说,语气不容人拒绝。

我顿生戒备,垂首道:“人已死,多猜无益,还是想想如何继续赶路吧。”

“大小姐谬赞,若非百里先生相助,此计未必能成。”我转向百里晨风道,“你觉得如何了?”

风中送来阵阵火药味,此处逆风。

难道“山中一窝鬼”竟来得如此之快?

宫翡翠嫣然道:“天香指,本就是这世上最美的一种武功。不过此番退敌,纤素姐姐可是头功一件。”

我刚想说好,百里晨风却抢在了我前面开口道:“不行!”

此言一出,震动江湖。连皇帝用过的东西都敢嫌弃,还真不是一般的骄傲。

“来!”他一把握住我的手,巨大的力道瞬间袭来,我惊呼声尚未出口,人已在空中。眼前黑幕一闪,是他用披风罩住我,耳侧传来他极低的声音:“很快就能到达上风口,别怕。”

萧左,你可以不说实话,但我早晚会找出原因。

远远望去,人畜都已倒了大片,喧声渐弱……

紫萸香慢若是屏住呼吸站在风口吹不到风就能避过,就不会被称为天下第一奇毒,也不会成为我的代号。

“大内密药,止血生肌。”这种时候萧左仍是不改笑意,调侃道,“看来风总管救起人来也是毫不手软,如此干脆利落,晨风,你疼不疼?”

“走!”百里晨风收刀,令马继续前驰,耳旁风声呼啸,刀光火海在倾刻间变得遥远。

几片碎石砸在我手上,一个名字顿时从脑海里跳了出来——霹雳堂!

没想到他连这个都考虑得到!

再反观萧左衣着邋遢、举止慵懒,实在是和那个传说中的人相去甚远。

萧左向远处张望了一番,又道:“真不愧是天下奇毒紫萸香慢,轻轻松松就解决了这场布置周密的袭击。”

一则江湖传闻在我脑海里飞闪而过:百里闻名终生孤寡,但有个义子,曾有奇遇,百毒不侵,会不会就是萧左?

我笑,笑意却未达眼底,“幸好,他们不是萧公子,否则我岂非徒劳?”我相信他听懂了我的意思,但他依旧笑容不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回答道:“一见风总管你挥袖施毒,我就屏住了呼吸,追随你们来了风口。试问紫萸香慢施毒时,天下还有什么地方能比她身边更安全的?”

他道:“麻烦的是你们,不是我。”

“刀拿来!”我利落地撕开他的裤腿,朝他伸手。

说谎。萧左在说谎。

萧左皱起了眉,喃喃道:“真是奇怪,他们大大方方地用炸药,摆明不想隐瞒身份,又何必灭口?难道他们还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秘密?无论如何,用百余条人命来拖延我们,幕后策划者的确好大的手笔……但凭霹雳堂,我看不像。”

萧左也盯着她,待她到了面前,似笑非笑道:“宫家天香指果然名不虚传!有那么一瞬间,连我都分不清,你究竟是在跳舞呢,还是在杀敌?”

“伤了十一人,死了三人,但是马……”宫翡翠咬咬牙,道,“有半数都死在火箭之下。”

可是江湖素传那个义子极其讲究吃穿用度,品味之精,天下少有。其人还有非常严重的洁癖,据说山西遂子门门主陆先为向百里城示好,特地派人送了对自前朝皇宫里流传出来的碧龙杯给他,酒盛其中,无冰自凉,是一件千金难求的宝物。谁知他看也不看,理由是:“我从不用别人用过的东西。”

想到化麟锁,我便抬头往远方搜索宫翡翠的身影,这位大小姐应该安然无恙吧?

我怔住,朝她看去,慢吞吞地问:“那么,大小姐,您与谁同骑?”

有一条化麟锁已经足够令我寝食难安,我绝不容许有第二个人拿我的毒不当一回事!

“绝对是毒中楚歌。”一代毒王叶飞评价,“传播之广速度之快,当今天下无可出其右者。风纤素一妙龄女子,竟能研制出这般神奇的毒来,真令我这个浸淫毒术四十年的老手都为之汗颜。”

我抛了小瓶子给他:“你先服解药!”

“不错,”宫翡翠接口说,“看来敌人只是想拖住我们,并不是真的准备夺宝。否则,霹雳堂的手段就算再厉害,也绝不敢只派出区区百人袭击宫家与百里城的队伍。”

“所以我说他们不是萧公子,及不上你的一半聪明。”我垂下头继续处理伤口,心中却在冷笑。

“多谢。”

“过奖。”我淡淡应道,打开匣子上药。心头却很是吃惊:我只给百里晨风吃了解药,这萧左又是怎么来的?竟不为紫萸香慢所迷!

怕?不,我不怕。我只是觉得有些悸乱——这个男人,只需一眼,便清楚我在想什么,如此心意相通行动默契,何其……悸乱。

当第一支箭破空袭来时,我正在马上。

紫萸香慢,何曾令我失望过?

“我没有。”我肃然上前,连续翻看五个死者的眼皮,道,“他们来之前就已服下了同一种剧毒。”

“箭上有倒刺,你忍着点。”我头也不抬地说,提刀落下,以最快速度割开箭边上的腐肉,用力一拔,左手不停地点穴止血,但血依旧溅了我一身。

还未意识到怎么回事,追日便自行调头狂奔,我连忙拉紧缰绳,只听身后马嘶声尖叫声风动声顿时汇集成了一片……

更加离谱的还有他无名无姓,别人不知该如何称呼他时,他就说:“你可以叫我百里城主的义子。”

“你不觉得这样称呼起来很麻烦吗?”

我与百里晨风对视一眼,他已抿唇长啸,追日穿越箭风火雨急驰而至。

宫翡翠不悦地抬眼看我:“纤素姐姐,你何时加大了紫萸香慢的毒性了?”

一抹身影飞掠而来,啪地扔了个匣子给我。我看来人一眼,却是萧左。

刚站稳,一记爆破声就在岩石那边炸开,四下碎片乱飞,我与他连忙朝旁边闪避。

宫翡翠拿眼睛在他脸上转了几转,突然笑了,道:“那她同谁一骑?”

一老一少两个怪物,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碰上的。

我微微惊诧——百里晨风!他是何时跟上来的?

“不错,无论如何我们要抓紧时间过黄河。”百里晨风开口道,“我们现在来分配马匹,两人一骑,最快上路。”

有人偷袭!

很快到了风口,他并不勒马,抱着我就地滚落,手掌顺势在追日臀上一拍,轻叱一声“跑”,然后扭头冲我低吼道:“快!”

我扬扬眉,还未说话,宫翡翠已经抢着笑道:“好,就让她与你一骑。”

他也看出来了?我点了点头,看向宫翡翠道:“大小姐,不知我方伤情如何?”

他伸手接过,望向战场,“霹雳堂的人。”

“何必如此客气,是你救我在先。”我将刀递还给他。

几支火箭冲我飞来,几乎是贴耳而过,追日忽地抬蹄,将我甩下马背。幸好一双臂膀横空伸出抓住了我,几个翻滚,停在一块岩石后面。

难道是我多虑了?

宫翡翠眉心一拧,终还是点头道:“好吧。纤素姐姐,你与我一骑。”

音犹未落,衣袖轻挥——紫影先是只有一线,遇风变扩,瞬间延绵成雾,再后又淡淡隐去,在颜色消逝的同时,一股独有的香味却弥漫开来。

就在这时,百里晨风身子一斜单膝落地,我这才发现他右腿中箭。过去一瞧,箭射得很深,足足入肉三寸,整只裤腿都已被鲜血染红。亏他忍得住,竟一声不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