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韩城风云
3、山中有龙

上一章:2、百里追风 下一章:4、得失之间

努力加载中...

这时龙王已低下头,因为他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我只能看见他双手展开包裹的动作,却看不到包裹内装的是什么东西。这种情况下,我若再张望下去,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只得快步向外走去,仿佛这样便能表示我对萧左的放心一般。

“怎会想不起?”萧左打断我道,“你只往太行山一带想,必能想起。”

“因为他不识水性?”

只见她轻轻走到海龙王身边,颦眉嗔道:“就算是赶着见朋友,也不能穿这么点就出来了呀!你呀,总这样不懂得照顾自己。”

说着,在碧玉台上找了两只酒杯,走到一张由天然珊瑚雕琢而成的小桌边,拿过桌上的金黄色的葡萄酒瓶就要倒。

“又答对了!”

这家伙,他到底要叫我吃惊多少次才满意?

“萧爷……”

李晴的目光倏地迷离起来,慢慢垂下头,也不说话,只是那眼泪却一滴一滴地落到地上。

而他,此刻显然已经忘了我的存在。

龙王闻言立刻把眉一轩,仔细把我瞧了瞧,又看了看萧左,含笑道:“不错,不错。”

李晴不待他说完便万福道:“萧爷,外子常提起你,妾身有礼了。”

“你该不会告诉我,我们现在要去见的人就是龙王吧?”

室内一时陷入死寂,过了半晌,还是萧左先行打破了沉默。

“谁说我睡着了!”我猛然直起身,扭头向他瞪去。

我见他脸色悲痛难忍,呼吸杂乱沉重,已知他定然是在刚才提前与龙王做了生死告别,不禁也觉得有些压抑,默然同他并肩走出龙宫。

就在我以为她永远也不会回答我时,她却忽然开口了。

那书生虽然面目清秀,脾气却似很是暴烈,闻言立刻把眉一扬,提高嗓音道:“你是那样好寻的么?若非你要渡河,谁知道你已来到黄河流域!”

龙王怎么能这样年轻瘦弱?在我想像中,他应该是个高大威猛的老人才对。

我的心顿时提了起来,半晌后才慢慢转过脸沉声道:“你说的是哪个龙王?”

“本就不错。”萧左忽然也笑了,一向淡淡的目光也变得别有深意起来。

“这样的马速,你就不能老实些么?”耳边响起他略带不悦的声音,但很快就又换为嘻嘻哈哈的语气,“书浩哪有我长得俊,要看你就看我吧。”

不明白吗?我长长地叹了口气,转眸向萧左看去,正巧和他目光相触,彼此的视线就这样融汇胶着、难舍难分……是呀,若非亲身经历,谁能明白?

萧左张了张嘴,似还想再坚持一下,眼光忽一顿,又把嘴闭上了。

身后一匹马疾驰赶上,是那长衫书生,在急雨般的马蹄声中对萧左说:“他知你此番前来没有先行知会,定是身有要事,本不想耽误你功夫,但是……”

“你找我,不外乎又是要我帮你辨别什么东西……”

龙王却笑了,轻描淡写地说:“我一生杀人无数,等自己死到临头了才知道,原来死亡真的叫人害怕……我可以杀别人,难道别人就不能来杀我么?我叫你来,只是想见你一面而已,至于报仇之语,切莫再提。”

我知他想多留些时间给龙王夫妇,便“嗯”了一声,又对龙王笑了笑,抬步向外走去。

他的笑容虽然苦涩,眼中却充满柔情,缓缓道:“能死在自己心爱的人手里,我已觉没有什么遗憾,只盼我死后她能消除心中仇恨,好好地过完一生……你莫劝我,你若是爱上一个人,就会知道我现在的心情。”

但见萧左脸色极差,黯然良久才道:“一见你们前来,我就知道定是他出了事,否则也不会跟着你们做戏,只是万没想到……你们,唉!你们怎么也不早点通知我?”

出了这个厅便是一条灯火辉煌的长廊,左右墙壁俱架起碧玉台,上面展示着各种珍宝,我立刻来了兴趣,一一鉴赏过去,越走越远,身后隐隐传来龙王的声音:“黄河流域的水鬼……从未用过这种水靠……用这种水靠的,就算出现在黄河,也肯定是外方人……至于这个镯子……”

李晴发出幽幽的一声叹息,对我们福了一福,道:“二位慢走,恕妾身不远送,妾身要去陪伴夫君了。”语毕,头也不回地走入龙宫。

龙王道:“不明白的是你。”

我不由得狐疑,既然说去逛龙宫,难道不在水里?

我吐了吐舌,又瞟了眼书浩,压低声音道:“真真怪了,名震太行山的侠盗,何时成为黄河五龙之首了?”

我本打定主意不去做那刨根问底的无聊之人,听到这里却还是抵挡不住好奇心,忍不住拿眼睛朝他们瞟去。

虽然我知道他和龙王交情甚深,也了解他明知下毒之人就在眼前却不能有所作为的心情,但我还是为他刀子一般锋利的话语感到心惊。

萧左笑了笑,道:“他平时的排场倒也不比你宫家的小,今天这样应该是故意安排的……渴了吧?”

面对萧左逼人的气势,李晴却仍是不动声色,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她淡淡道:“萧爷眼力非凡,妾身刚和你打了一个照面就被看出是铁扇门的后人。请问,就算是妾身小心隐瞒,能不能骗得了天天生活在一起的丈夫呢?”

一个不识水性的人却能控制住以水性见长的河盗们,其手段和谋略可见非同一般。

只见李晴姣好的面容有着难以掩饰的悲哀,幽幽道:“妾身等候在此,是为了向萧爷致谢,谢你及时赶来与他相见……”

龙王就势便握住了她的手,大声笑道:“一时高兴,哪里还顾得上!”

我默默地瞧着面前这一对情深义笃的朋友,心中忽然也难受起来,下意识地摸向系在腰间的化麟锁……我虽有这化麟锁,却解不了“无药可解”的毒。而风纤素虽是施毒名家,却非医人圣手,虽然很多人以为两者并无差别,但事实却是——除非自己提炼的毒药,否则风纤素也是束手无策的。

我这才察觉到,不光是他,那黄河五龙也是难掩焦急之色,非但不复客栈中的笑容满面,连话都不再多说一句。

我恨得咬牙切齿,偏偏好奇心仍不肯作罢,只得“忍气吞声”地转回身去。

耳边响起诱人的声音,我毫不犹豫地答:“好啊!”

“龙王眼力卓绝,绝不亚于我,当然是早就看出你的身份了。”

五龙把我们带到这里便退下了,偌大的一个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就只剩下我和萧左二人,甚至连一个奴仆都不见。

龙王怎么能这样和善可亲?在我想像中,他应该是个眼神凌厉的豪客才对。

龙王尚未表态,萧左已抢着道:“好,你去吧,只是莫走远。再和他说上几句话,我们便该回去了。”

坐在甚至比宫殿还要豪华的龙宫大厅里,我忍不住叹道:“我本以为我就够会享福了,没想到这位龙王却比我还会享受。不过,他这个龙宫,怕是也太冷清了些。”

过于放肆的笑声败坏了我的兴致,盛怒中我仍然听出这并非萧左的声音……幸好,听出。

一瞬间,我脑中转过千百个念头,只望能找到解决之道以缓解萧左的悲伤。

简短的叮咛,低沉的嗓音,带着股说不出的温柔,我的心头骤然一酥,声音也暖起来,“别担心,我骑术很好呢。”

由于他是正面对着我的,是以看见了我回头,先是抬眼冲着我一笑,接着又对我挥了挥手,一脸的坦荡。

怒剑?这名字似乎有所耳闻,怎地此刻偏生想不起来了……我皱了皱眉,不由多看了那书生几眼,却从眼角瞥见萧左忽自马上腾空而起,如一片云似地掠了过来,轻飘飘地落到我身后的马背上,自我手中提过缰绳,顿时将我揽了个满怀。

“龙王。”

说着,又转向妻子,柔声道:“你身子弱,这里不比里面暖和,还是不要陪我了,进去歇息吧。”

萧左道:“你先坐正了行么?我实在怕了你在马上动来动去……你坐正了我便告诉你。”

“妾身家事贫寒,双亲早已故去,所以不想大肆操办。萧爷不要见怪。”李晴回道。

必须承认,我有点失望。

他是个人——一个见到水就会晕的人。

不过,无论是龙王还是萧左,都一样有笑不出的时候……

萧左见了,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阴沉,冷冷道:“嫂夫人好兴致,跑出来吹山风么?”

再看萧左,竟苦笑起来,连声道:“对对对!你莫恼,算我说错了!嘿嘿,书浩,你这‘怒剑’的绰号,倒真是贴切!”

说罢,把搭在手臂上的一件外套披在龙王身上。

因为,敢在龙宫这样笑的,除了那个没教养的萧左,便只可能是一个人了。

“不错,因为他爱我。只是,这一个‘爱’字,又怎及得上他灭我满门的‘恨’?既有这灭门之恨,为何又偏偏叫我遇上了这样的真心?苍天弄人,何曾给过人选择的余地?”她凄然笑着,抬头看我道,“姑娘,你不会明白的。”

我感到面上一热,连忙把头垂下,咬着唇支支吾吾地说:“你们,想是还有话说。我想去别处走走,不知方不方便?”

我着实钦佩他这等以死抵消仇恨的气度,当下笑道:“你们乃肝胆相照的朋友,乍一相见,自然无暇顾及其他,人之常情,何罪之有?”

这样一个旱鸭子却被称为龙王,是因为他是江湖上第一个——也是惟一一个将黄河上下大大小小三百余个水舵帮派尽数收归麾下的人。

“原来如此,我就说你们不至于小气到连喜酒都不摆。”萧左目光闪动,口气似是很不经意地问,“不知嫂子是哪里人?看嫂子的身法,似与山东‘铁扇门’有些相像。”

“我说了我要带你去龙宫,龙宫里住着谁呢?”

“不用多说。”萧左沉声打断他道,“他怎么样?”

“不错。若论辨别物品的眼力,天下谁能比得上你。”

龙王笑道:“世事均为天意,人与人的相聚,更是如此。看来你现在多少也明白了些这道理。”说着,抬眼向我看来,对我作了个揖,道,“在下与萧兄弟多日未见,一时情切,竟把如此美人忽略在旁,还望宫大小姐恕罪。”

呸呸呸!我真真是要疯了,好端端地怎么竟去想这些没脸的事情!

“那么,敢问萧爷,他既然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为什么还宁愿为我所害?”

镯子?好呀!萧左的身上还藏着这种女人用的东西?

让我觉得难以置信的是,萧左居然连这样的大人物都认识,居然还一副熟得不得了的样子!

萧左冷笑着打断她道:“嫂夫人客气了,真要说谢,该我谢你才是。你与他成亲不过个把月,便把他照顾得这样好,我这做兄弟的对你,真是感激不尽!”

太行山?难道是……我猛一回头,瞪着萧左,试探着问:“夜盗千户,日济万民?”

我的脚步一顿,犹豫片刻,终还是转过脸去,正好看见萧左从怀中掏出一个由黑布包裹着的物件,递向和他相对而坐的龙王。

我有些愕然,略微仔细地盯了他几眼,不禁惊住——认识他至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眉宇之间露出担忧不安的神色,甚至挥鞭打马的动作,都隐约带着几分失措。

比如,萧左忽然跳起来时;比如,他把酒泼了一身也不顾时;比如,他直冲过去把住龙王的脉搏时……龙王终于笑不出了。

若非亲眼看见,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一整座山的山腹被挖空了是什么样。

“不错。”他笑了笑,“就是他。”

等了半晌,也不见背后的人说话,我心头一动,忽然间想到如果他真的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是否便要真去咬他?咬他哪里好呢?是肩还是脖子,还是……脸?

我这才看见一个美貌女子正从内堂走出。

我的心顿时一松,暗自觉得好笑,就算他有什么秘密,那也绝对不会对我不利的,否则这一路上,他真真不知有多少机会来害我,又何必等到现在?

我一惊,这才发现龙王的脸色苍白,眉心似有一点绿气,果然是中毒的症状。

“可,龙宫不都在水里么,我们怎么走到山里了?”

没等到我的回答,那声音便突然叹着气道:“唉,本来还想把书浩的事说给她听,谁知她却睡着了,既这样,算了……”

所以,尽管他并不真的是条龙,却依然是江湖人公认的龙王。

萧左却不理我的啰嗦,径自倒了两杯酒,顺手就递了我一杯。

不错,我听说过的龙王,只有一个。

刚想问问身旁策马飞奔的萧左,他反倒先开了口:“雨地湿滑,你还东张西望的,小心别摔了。”

“再来一杯?”

只见他霍然抬起头,眉目间一片浓郁的杀气,冷声道:“是谁给你下的毒?你但说无妨!莫说刀山火海,就算上天入地,我也不会放过他!”

他看向萧左,道:“来,替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内人,娘家姓李,闺名一个晴字……晴儿,他就是我常跟你提起的……”

我无奈,只得接下,既已接了,便喝了一口。

——龙王!

萧左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是以并未提出要风纤素前来,因为纵使她来了,也是于事无补。

刚撩起客厅的珠帘,就听身后萧左对龙王说:“其实我此番选在韩城下船,本也就是为了找你。”

我垂下手时,杯中已然空空如也,一双眼睛却意犹未尽地瞟向那酒瓶子。

一听这话,我更是好奇,心道照这样说来,难道只要是在黄河露头的人,行踪就别想瞒过他们?转念一想,觉得也是,他们既然号称黄河五龙,势力自然广布黄河流域,难怪我们刚在韩城露头他们便找上门来。

书生默然半晌,再开口时声音已有些哽咽:“怕、怕是捱不过今夜。若非怕此事泄露,方才在客栈里我就忍不住……偏还要做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模样,我、我真恨!”

看着她单薄的身躯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我不禁慨叹,世人都说“毒花最美,烈酒最香”,那么爱,怕是比那毒花更美,比那烈酒更香……我慢慢地转过脸,再次看向萧左,看着满山苍翠间他俊朗的面容,隐隐约约地,心底浮现出一句话——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她一走,萧左和海龙王两人俱是不说话了,我自然更是无从插话。

李晴尚未答话,龙王已经抢着说:“她体弱多病,不曾学武,你这次可看走眼了。”

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呼唤,我回头一瞧,却是龙王的妻子李晴。

“谁?”

我撇了撇嘴,突然看见前方碧玉台上放着一顶精美华丽的凤冠,顿时无心再听,一阵风似地冲上前去……就这样边走边看,不消盏茶功夫,我便觉无趣,幸好就在这时萧左自后面赶上了我,只说了句“回去吧”便闷头向宫外走。

“别的龙王住水里,我们的这位龙王却一定要住山里。”

“答对了。”

一念至此,不由对萧左心生愧疚。

我并不怪他,他的朋友就快死了,任谁在这等生离死别的情势下,也再难顾及到其他。

萧左突然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道:“人算不如天算……铁扇门明明被你灭门,现在却偏偏冒出个女子,又成了你的妻子……难道真是天意……”

迎接我的,是早在唇角准备好了的狡黠微笑,以及一双成竹在胸的亮晶晶的眼眸。

“既没睡着,那还不乖乖坐好,听我跟你慢慢道来。”

“那,可否再骑快一点?”他飞快地接口问道。

萧左淡淡道:“我不想逼你,但我也不想眼看着我的朋友死得不明不白。”

“你自然是要告诉我的,否则,看我不……不咬死你!”我恶狠狠地威胁他,自己却先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旋即坐正了身子,微微向后靠着,道,“说吧。”

“萧左见过嫂夫人。”萧左强行挤出一丝笑容,“可惜未能喝到你们的喜酒。”

正胡思乱想着,忽听萧左在身后叹了口气,以一种不大不小,却正好能被我听个一清二楚的音量喃喃道:“还以为真的会被咬呢。”

出了客栈,一路往西行,却是和黄河口岸背道而驰。

“那是因为……”我若有所思地接口道,“他爱你,对么?”

“龙王?”

李晴顺从地起身,向萧左略一躬身,便回房去了。

“哈哈哈哈……”

香滑的液体甫一入口便如同有了生命似的,再难停歇……

萧左颓然后退半步,手却仍死死地拉住龙王不放,眼眶也红了。

我呀,真不知在这儿瞎怀疑什么!

幸好这一次他没再磨蹭,我刚坐好就听他说:“你猜得没错,他的确是太行山‘夜盗千户,日济万民’的侠盗怒剑。至于他为什么会来到韩城,原因其实很简单——就因为两个月前,他经我举荐,拜到了一个人的门下。”

若在往日,我定然早就出声询问,但此刻我却选择了安静,只对萧左笑着点点头,见他目中倏地掠过一抹感激,我又是对他一笑,清叱一声,快马加鞭。

最最重要的是,龙王怎么会笑得跟萧左那个痞子一样毫无风度?

不但笑不出,眼眶还蓦地就湿润了,轻轻反握住萧左的手,道:“好兄弟,不用瞧了,柳神医已经看过,此毒无药可解,中毒后只有一个月可活,今天已是最后的期限——你总该知道柳神医号称‘铁口判官’,说出来的话,绝不是吓唬人的。”

我扭过头,便看见了他。

我不禁在心里赞叹了一声,甚少有人能如此坦然地面对死亡,此君果然不愧为人中龙凤!

“西游记里才有四个龙王,”萧左淡淡地说,“我认识的和你听说的,只有一个。”

我见他那副随随便便的模样,忍不住低声呵斥:“主人家不在,你莫乱动别人的东西!”

呀!这人!我的脸一热,而这一点热量,仿佛就已消耗掉我全身的力量,我无力回头,也无力说任何话,只能软绵绵地靠在他坚实的胸膛上,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沉默了片刻,身后再度响起萧左的声音:“怎么不说话?睡着了?”

我既帮不了他,最少可以做到不在此刻去打扰他。

沉默了半晌,萧左只是拿等待的眼神看着龙王,龙王不由苦笑一声,慢慢道:“我知道你满肚子疑问,你是个聪明人,难道非要逼我说出我不想说的话么?”

这个龙王当然并不是真的龙王。

这个男人,一旦动怒,就像出了鞘的利剑一般,周身散发着令人窒息的压力。

我心中满是疑问,也顾不上跟他计较,小声道:“怒剑这个名号很耳熟呢,就是一时想不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