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鹤城惊梦
1、鸟语花香

上一章:2、何生离隙 下一章:2、梦魇

努力加载中...

你把我置于何地!?

这名女子的面容半掩在淡粉色的薄纱之中,仅露出脸的上半部分,却已是肌肤胜雪、长眉入鬓,一双眸光湛然的眼睛氤氲着如醉如诗的娇媚,再配以那件质地非凡的舞衣,已然令人惊艳地摒住了呼吸。

我正心中暗喜,忽觉眼前一暗,原来是有人熄灭了四周上百只蜡烛,整个花厅就全凭中间的那些灯笼照明。

只见她美目一扬,脸上的表情似是大为惊喜:“花夜久闻清风剑客大名,不想今日竟然能够得见……”

我也不禁赞叹连连,暗在心中下了决定——来年珍展,定要请这个花夜做我宫家的表演佳宾。

我狐疑地盯着他,可他却连瞧都不向我瞧一眼,自顾面对着台上之人笑道:“如果姑娘是借此舞以‘花’自比,那么恐怕这天下的男子都恨不能化做一只‘鸟’,整日围绕在姑娘身边……正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这一等,又是半个时辰,就在众人脸上俱现不耐之色时,忽闻“铿——”的一声琴音,余音缭绕中,粉红帷幔也缓缓地拉开了。

来醉颜楼的路上,萧左已告诉我,花夜身为天下三大名姬之首,不但绝少出场表演,而且每场表演之后亦只有一名幸运儿能够做她的入幕之宾。

“在下孟飞,人称‘清风剑客’是也!”

大势已去,众多宾客纷纷发出失落的叹息,萧左忽然一低头,小声对我说道:“你先回客栈。”

围坐在帷幔四周的宾客大都是男人,无一不露出兴奋与好奇的神情……老实说,这番布置的确很是撩人,莫说这些男人,即便是我,也忍不住揣测在那帷幔之中究竟藏着什么玄机。

虽然我仍未能看出此城之形何处与鹤相近,却也不能不承认,这个四山怀抱、碧流环绕的小城确实很招人喜爱。

全场宾客这才如梦初醒般轰然喝起彩来。

当下,我们向那老人问明了醉颜楼的所在,告辞离去。

西边的晚霞美丽似幻,把天际染成一片绚丽的颜色,我和萧左身披霞光漫步于人潮中,仿若两尾自在的橙色小鱼。

我愕然把头扭了过去,但见萧左正傲然环视着四周众人,故意把语气放得淡淡的,“在下年少成名,相信在场诸位只要是走过江湖的,大抵都听说过这个名号。”

——然而,今天晚上的这名幸运儿,显然已不会是他们。

好啊,原来他也知道那个什么“三大名姬之首”。

边说边抬腕,露出半截淡粉水袖下的藕臂,指向后台低声道:“请——”

咳咳,什么什么?他居然自称是华山派不世出的第一剑客孟飞?

见我面有不解,他又道:“姑娘可是刚到鹤城?难怪不知道——号称天下三大名姬之首的花夜姑娘忽于今天一早抵临,一个时辰后便要在醉颜楼开场表演……”

正说着,萧左突然笑着插口道:“听说那位花夜姑娘向来只在大城镇演出,此番忽然驾临这个陕北小城,难怪城里这些有头有脸的人都坐不住了。”

“就算有人受伤,也只能自认倒霉,还能怎样。”

他说到第二句话时我便已明白,冷笑道:“你倒教他撞伤我看看……”

我一怔,他和萧左之间究竟是怎么了?自昨晚的争吵后,这一整天他们俩都是别别扭扭的,连话都不肯多说一句……正狐疑着,风纤素突然开口道:“既这样,那我也不去了。”

我听他话中有蹊跷,便追问道:“伤了人自然是要去告官的,什么叫不能怎样?难道此人很有背景?”

“我……”风纤素站起身,目光却投向桌边的百里晨风。

她欲说还休地低垂粉颈,俏脸绯红,一派小女孩儿得见心目中英雄的纯真样儿,半晌才昵声道:“花夜虽为烟花女子,却也对那快意恩仇的江湖不胜向往,不知……孟少侠可否移驾别苑,与花夜彻夜详谈江湖见闻?”

集百羽为一身的绝色女子再次现身。

由此而看,这些人今天晚上之所以会积聚一堂,固然是以欣赏花夜舞姿为快,但最主要的目的,恐怕还是希望能在众人中脱颖而出,成为那百分之一的幸运儿。

环坐于舞台周围的众宾客虽然没有一人答腔,但从脸色也不难看出,他们多少都曾听说过清风剑客的名头。尤其是原先几个满心怨恨他夺了自己风头的男子,此刻俱是悄悄低下头,不敢再对他投以挑衅的眼光。

走了不过盏茶功夫,我们便到了醉颜楼。出乎我的意料,此楼竟然完全不像我想像中的烟花场所那般媚俗,不但装潢雅致绝伦,而且很富诗情画意。

好,萧左,你好!

此话一出,众宾客都不由得显露出十分失望的表情,有的人甚至长叹一声,立即就结账走人了。

这个想法顿时差点让我笑出声来,刚辛苦忍住,便听花夜惊道:“原来是孟少侠!”

清越激昂的琴声直至淡粉色的帷幔完全拉开,才忽然变得低迷似泣。

我心顿生厌恶,张口便道:“骑这么快,也不怕伤着人么!”

“此舞名为‘鸟语花香’,还望诸位喜欢……”她的声音犹如黄莺出谷般悦耳动听,张开宽阔的衣袖,与百鸟一起翩然拜倒,“花夜献丑了。”

那是一件颜色出奇的绚烂瑰丽的舞衣,我细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由百鸟的羽毛编织而成的,因此,当人们俯身时看它是一种颜色,直起身看又是另一种颜色;灯光下呈现一种色彩,阴影里又是另一种颜色,配合着舞者的动作,在优美的舞姿中、在凄迷的琴声里,尽显高贵典雅。

自入得此城,有个疑问就一直盘旋在我心中——这个鹤城,跟“鹤”有何关系?

我望着他的背影,心底油然而生一股非常非常不祥的预感,仿佛有什么大事,就要发生了。

语音娇柔,不用想也知是花夜了。

显然,百里晨风并无起身的打算,瞥着在门口等待的萧左,沉声道:“我不去。”

烛光摇动中,隐约可见有个女子低伏在舞台中心。

事实上,我连一只鹤也没见着!

巨大的花厅里,正中以淡粉色的帷幔包围住二十四只缀以淡粉色流苏的巨型灯笼,灯光穿过半透明的帷幔,柔柔地投射出模糊的光线,偌大的空间顿显一派旖旎风光。

风流?我看他十足是下流才对!

老人见了,摇着头道:“唉,百万庄的三位大老板一起出动,倒也罕见……看来,此刻全城的大人物都在赶往‘醉颜楼’了。”

说罢,便又坐了回去,朝百里晨风一笑。

去就去,哼,莫被他看成了小气鬼!

所以,当我们在客栈用完晚膳后,萧左提议出去走走时,我第一个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雀跃道:“好呀!虽然此刻天色已晚,看不成你说的‘龙山晓日’,但能去看看‘熊耳晚霞’也不错!纤素姐姐,走吧!”

一曲即终,灯光骤暗,帷幔重新围起,全场陷于一片死寂之中。

由于低估了道路崎岖难行的程度,我们比预计时间晚了一个时辰抵达鹤城。

他笑笑地望了我片刻,悠悠地说:“想知道么?那何不随我一同看看去呢?”

人群一阵骚动,只道是表演就要开始了,孰料竟然半晌都没有丝毫动静……这个花夜,倒真懂得吊人胃口。

这一刻,我只觉自己一生也从未这般丢人过,那感觉是如此的强烈,反使我感觉不到什么伤心难过,心下正怒不可遏,耳中忽闻一女子的声音道:“这位公子真是能言善道……”

但是,看萧左的表情,似乎并非仅仅是故意恶作剧那般简单,他究竟是想玩什么花样?

他的口吻极其严肃,我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他便又向我一笑,这才转身去了。

我正觉惬意无比,忽听身后马蹄急急,还未回头,人已被萧左拉到一边,再抬眼去看时,但见一人一马飞也似地自眼前驰过,前方立刻响起一片惊呼咒骂。

我抬眼看向舞台,但见她用那双仿若滴出水来般的眼眸凝视着萧左,柔声问道:“却不知道公子怎生称呼?”

通常在这种情况下,萧左便有了用武之地。经他一番解释,我才总算明白:只因此城座落于丹江之北,背靠金风山,面对龟山,形如鹤翔,故有“龟山鹤城”之雅称。

人人都见我与你一同前来,而你此刻竟然当着我的面和一个舞姬调情?

看看他那副满脸轻佻、油腔滑调的样子吧,若说他不是个经常出入青楼歌馆等烟花之地的纨绔子弟,真真打死我也不信。

舞到最高潮时,琴音更加如泣如诉,高空中飘洒下无数淡粉色绒花,那名女子穿梭在淡粉色的绒花与帷幔之中,一举手、一投足都带动着舞衣的色彩不停变换着,身边处处都仿佛闪烁着栩栩如生的百鸟丽姿,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这一笑,把我的心照得跟明镜似的,当下冲着她挤了挤眼睛,什么都没说便和萧左走出客栈大门。

看他那副心安理得的模样!我难以置信地瞪着他:老天啊,原来世上真有这等说谎不脸红之人……嗯,不过,若论名气之响,“清风剑客”和“天下第一败家子”这两个名号倒也实在难分伯仲。

我狠狠瞪了萧左一眼,偏偏又抵挡不住好奇,忍不住问道:“为什么都坐不住呢?”

此间客栈坐落于一条又长又宽的大街,道路两边俱是商家店铺,街上行人如梭,端的是热闹无比。

“好一个‘鸟语花香’,花夜姑娘果真名不虚传!”

身旁忽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我转头,原来是个在路边的旮旯里摆摊的老人。

耳中忽然传来一把极熟悉的男声,且近在咫尺……我转头一瞧,却不是萧左是谁!

“能得花夜小姐青眼,孟某当真三生有幸……”萧左的脸上满是笑容,目中却似隐约有锋芒在闪动,淡淡道,“只不过,在下只是徒有虚名,恐会教姑娘失望啊。”

不错不错,他可不是“徒有虚名”么?我暗地里简直都要把肚皮笑破了——这个花夜若是发现自己百里挑一的入幕之宾根本就不是清风剑客,而是天下第一败家子,不失望地一头撞死才怪!

他……他要干什么?

话未说完,街上忽又有三匹马急驰而过,再次引起一阵骚乱。

片刻后,层层叠叠的帷幔里优雅地伸出一只羊脂凝就般的玉手,轻拂开那一片淡粉色。

这时,又听花夜笑道:“孟少侠过谦了……”

老人讶道:“姑娘所言不差,骑马之人正是此地父母官的独子,人称‘鹤城一霸’,莫说是伤了人,纵是他把人撞死了,也无人敢去告官啊。”

琴音变细小的同时,百盏烛灯却骤然齐明,刹那间照亮了舞台中央的那名女子傲然如孔雀一般的绰约身姿,也燃亮了在场的数百位宾客的双目。

萧左一见,脸上顿时笑得更加得意,简直是真的把自己当孟飞了。

心念转处,我悄悄转眸瞥了萧左一眼——还好,他倒没有显出什么失常的表情,依旧那副悠悠然的样子,目光也是漫不经心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