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鹤城惊梦
5、情难了

上一章:4、恨难绝 下一章:6、伤离别

努力加载中...

我仿若倏地被人扔进深不见底的河中,一颗满怀期望的心还在那儿悬着,人却已经在河水中陷落……我眼睁睁地看着萧左微笑、说话、转身、拉门,口中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只觉得自己在那河水中越陷越深……直到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河水终于完全淹没了我。

铁骑团团围上,把萧左包围在中心。

正恍惚时,风纤素忽然说:“此人剑法狠毒,让铁骑与之相斗,徒伤性命,确有不值。属下有一计,不知大小姐可愿一听?”

萧左蓦然收了笑,紧紧盯着我的目光也多了份灼热,一字字道:“宫大小姐一定要逼我出手?”

除非出现奇迹,否则的话,萧左此番定然难逃生天!

犹记,萧左第一次拔出那把剑,是为了保护我;第二次,是因为与我产生了误会……自我知道这把剑的存在起,它每一次出鞘,都是为了我。

因为,那至少能说明——我,还未被他,毁掉。

我缓缓闭上眼睛,这一瞬,从相识以来我与他共同经历的那些过往,一点一滴地自脑中划过。

萧左,你可知你已把我的一颗心儿牢牢占据?

我满心酸涩难当,眼神也渐渐迷离起来,怔怔地瞧着萧左,只觉满眼都是他瞧着我微笑的模样,并不断地放大、放大,竟是半晌都无法言语。

他突然问道,依旧是那种平淡无波的语调,此刻听来,却是那样的冷漠疏离。

有那么多话想对他说,有那么多问题必须要问他,可我此刻偏偏连头都不敢抬。

只见萧左迅速地一转身,我立刻感受到他那锋利如刀锋般的目光,慢慢、慢慢地在我脸上上下划动着,几乎要将我的脸割破。

此话一出,最先有所反应的倒还不是风纤素,而是……本来施施然立于包围圈内的那个人。

他杀了百里晨风!

我心下微感诧异,虽然我早就听闻“紫萸香慢”的名号在江湖中威名远播,可她在我面前如此锋芒毕露,却还是第一次。

话音刚落,便见萧左的整个身子都震了震,仿佛被人兜胸重重捶了一拳,他深深地凝视了我片刻,涩然一笑,道:“你……你以为我会拿惊鸿剑指着你么?”

他是内奸!

说话!萧左!你说话呀!

房内陷入一片死寂,仿佛不久前的那场惊心动魄的争执从来不曾发生,可是……

那么,这第三次,难道竟是……竟是,为了与我为敌?

呵,风纤素说的真是对极了——他,萧左,的确比任何人都清楚如何吸引我,如何让我对他难舍难分啊。

男人的心一旦坚硬,怎能到如此可怕的地步!

我怕,怕再看见那张俊逸的面容会使我禁不住泪盈于睫;

他,他为什么要这样?他怎么能这样?

不能!

刺痛,由一小点开始蔓延,很快就延伸至整个身躯、四肢百骸……

她只是说出了一些我不想听也不敢听的话罢了,但这并不代表那些话没有道理……我明明是知道的啊,却还是忍不住恼恨于她……这不是我,这不像我,我至少该有勇气去面对事实……可是,我的勇气,在哪儿?

我看着风纤素面带不甘地带着铁骑退出房去,心里陡然升起一丝微妙的快意。

这一切,这一切的一切,就这样随着他关门的动作,“砰”的一声消散了,再也无法重现,再也不能寻回。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捏了捏脸颊使之看上去尽量红润,然后快步走出房间。

有了刚才的冷漠在先,此刻终于见他露出了常态,我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立刻把手从脸上拿了下来,又是意外又是惊喜地瞧着他……虽然他并没有说什么话,却已令我仿佛看见了事态的转折和光明。

——不屑解释,不屑乞求,不屑谅解。

我举起手来,以十指捂住脸,浑身都因笑得更厉害而抖个不停。

“大小姐!”她也看见了我,仰头对我道,“此人身份不明,此刻若让他离去,于我们不利。是以属下擅自做主,命铁骑将他拦下,还望大小姐莫怪。”

怎能不笑?

这一声叹息,带着他独有的那份轻柔,仿佛一阵春风,骤然吹暖了我冰冷的心。

站在二楼的楼梯处,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大厅——果不出我所料,风纤素没有轻易让萧左离开。

我手脚冰凉地站着,身子开始轻轻发颤。

我迎上他的目光,面无表情,却毫不退缩。

他的表情,就像一根针,猛地扎在我心上。

若你真的背弃了我,我纵然不会就此断情绝意,却也恐怕一世难再信人。

幸好我自己先前已有过一次经验,知道笑有时并非因为高兴,也不见得是因为看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所以我才能依旧保持着冷漠的态度,冷冷地问:“萧公子因何事如此开怀?不妨说出来让大家同乐?”

我甚至不敢正视那个就站在我面前的、伤透了我心的男子。

他一直在骗我!

——轻飘飘的语气,好像在问一个陌生人。

我怕,怕再碰触到那道清朗的眼神我会再一次失神落魄。

如果此时他真的对我做出解释和乞求,或许我反而连听的兴趣都没有了,可他偏偏做出这样一副拒人千里的模样来……

这一个个从风纤素口中蹦出来的结论,却趁着此刻的沉寂,挣扎着想从我内心破土而出,无论我多么努力地压制,也终不能避免它们呼啸而来寒彻心扉。

事已至此,难道他连一句善意的谎言都吝于给我?

“萧公子剑法高深,可是不屑与铁骑动手?”我淡淡地笑着,淡淡地说,“那么,加上我宫家天香指和紫萸香慢,总值得你出手了吧?”

然而,转瞬间,这份快意就更加使我在内心深处对自己感到不堪。

他好整以暇地用淡然的目光迎接我,脸上表情不是心安理得,而是漫不经心,是不屑。

上天!上天!你何苦这样捉弄我?何苦!

萧左,事至此,情如斯,你就算真的心怀叵测,也请你给我一点最后的慈悲,痛快地把那一刀给我吧!

我的身上还系着宫家百年的声誉,我的心头还负着对父亲的承诺,我不能,不能就这样被一个男人毁了。

语气虽冰,心下却还是一酸,认识这么久,这还是我第一次唤他为“萧公子”。

我不知道,可我宁愿是前者。

我努力地挺直脊梁,不想做出颓然后退的可怜样被他看见,难以忍受心上的那股痛,我忽然轻笑出声。

惊鸿剑?我的呼吸顿时一窒,心头骤然狠狠地揪起……惊!鸿!剑!

没有等到我的回答,他又淡淡地问了句:“我们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不知是否是因为笑有时比哭更让人难以忍受,我听见萧左突然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叹息。

我一边缓步下楼,一边对她微笑道:“纤素姐姐此事处理得甚为得当,我怎么会怪你呢?”

若你真的欺骗了我,我纵然不会就此心死魂碎,却也恐怕今生难再开颜。

这次,换我笑了。

我用痛灼、紧迫而又忐忑的目光凝视着他,只盼他看在我从未如此失态的份上,能开口说句话,解我心中阴霾。

半晌,他忽然对我一笑,终于张开嘴巴,说了一句话。

“我走了,再见。”

我下意识地看向她,颌首道:“说吧。”

萧左,你可知你已把我的喜怒哀乐完全控制?

再也无法承受,我猛然抬起头朝他看去。

半晌,他突然大笑起来。

风纤素虽站在一边,可她一人散发出的威胁感却已强于三十五名铁骑。

——那初次同骑在青山绿水间的温柔眼神,那相拥跳落于爆炸瞬间的心有灵犀,那黄河绿洲上的释然一笑,那市井街道上的心酸误会,以及,那荒郊野外小树林中的爱语呢喃……

眼眶微微发着热,泪却始终未曾流下……是我长进了,还是我根本已无泪可流?

事到如今,难道他连一句抚慰的话都不肯对我说?

他居心叵测!

宫翡翠啊宫翡翠,你认栽吧!这个男人,便是你命中的克星,是你一生也再难磨灭的梦魇,你输了,彻彻底底地输了!

只见风纤素双目一寒,嘴角缓缓浮现一丝含义模糊的微笑,整个人顿时平添了一股幽阴之气……我心一沉,突然就意识到——

“不是有话要跟我说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