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鹤城惊梦
4、恨难绝

上一章:3、就是你 下一章:5、情难了

努力加载中...

我扬眉道:“怎么,萧公子不敢说么?你不说我来说,你是百里城的人!”

“大小姐……”

宫翡翠她……她会对萧左说些什么呢?萧左会不会对她不利,制住她以要挟我?我抿紧嘴唇,抓着楼梯口处的扶手,心中百转千回,不知是何滋味。

我朝宫翡翠走了几步,目光却一刻不放松地盯在萧左面上,缓缓道:“你勾结山中一窝鬼和霹雳堂的人,配合你演了一路的戏,你甚至利用龙王和黄河五龙,带着大小姐去看龙宫,主动对她坦白镯子是你偷的,你做这些事情只有一个目的——讨好大小姐,然后间接地谋取宫家!否则,以你如此狡诈圆滑的个性,又怎会在一开始时处处和大小姐作对?那是因为——你知道大小姐眼高于顶,看不上普通男子,于是故意用欲擒故纵这一手!”

宫翡翠终于忍不住道:“那镯子的确……”

未待他有所反应,我已继续道:“第一,百里城素来神秘,为什么此行的路线是由你这个所谓的‘外人’来设定,而非百里晨风本人?第二,你若不是百里城的人,又怎么会知道百里晨风也是宗教密徒?这点我和大小姐都不知道!第三,就在昨天,我和大小姐亲耳听到你们在为百里城之事而争吵,萧左,你如何解释这些?”

萧左盯着我,眼中有两簇火在燃烧。愤怒吗?会愤怒就好,你越愤怒,破绽就会越多,最好你此时拔出剑来杀我,那么,萧左,你就真的完了!

宫翡翠一直没开口说话,直到此时才突然颤声问道:“是真的吗?”

我还待说些什么,宫翡翠忽然高声道:“纤素姐姐!”

“大小姐请再看!”我指着他眉心的伤口道,“这是剑伤,而且是非常非常快的一剑,才能留下这么狭窄深邃的伤口。百里晨风是百里城第一刀客,当今天下能将他一剑毙命的人只怕寥寥无几,或者说,根本不可能有!那么答案只有一个,是他的熟人对他下的手,而这个熟人,是个使剑的高手——萧左,请拔出你的剑来。”

我冷哼一声,继续道:“百里闻名自知不久人世,所以派百里晨风来宫家买宝瓶,你得知消息后当即联系一窝鬼和霹雳堂暗中布局,自己又马不停蹄地赶到洛阳,说什么陪我们一起送宝上路,其实是找机会接近大小姐。霹雳堂的拦阻,杜三娘的沉船,一路上我们遭到的袭击环环相扣,设计得那般精细,但仍被你一一化解,使对方铩羽而归,那是因为夺宝根本不是你的目的,你真正的用意是英雄救美,趁机让大小姐对你产生好感,喜欢你。如此一来,等你成功杀死百里晨风,坐上百里城主之位时,又美人得抱,娶了大小姐,整个宫家也就是你的了,一石二鸟,果然好计!”

我的语气越来越激烈,字字掷地有声,再加上这间客房本就不算宽敞,最后那句话问出口来,仿若充斥了整个世界——为的又是什么?是什么?

“那更奇了,龙王打开镯子时,大小姐可在场?可是亲眼看见里面有暗格?”

此言一出,萧左脸色一寒,宫翡翠更是跳了起来:“纤素姐姐,你在说什么!”

萧左的目光盯在宫翡翠身上,似是无奈似是怜惜似是悲伤似是哀痛,那样复杂多情的目光,难怪连一向心比天高的宫大小姐,都为这个男人动了心。可惜,爱上谁不好,偏偏爱上他!

“纤素姐姐,请你出去好吗?”

我讽刺地笑笑,道:“我既然敢说你是凶手,自然不会只有这么两个疑点。”

果然,他接下去道:“可是,这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你根本没有真凭实据。你没亲眼看见我杀人,也没亲眼看见我和一窝鬼等人有所勾结,更没亲眼看见我是百里城的义子,风姑娘,你能把这么多没亲眼看见的事情说得那么栩栩如生,我看你很有说书人的天赋,不知你有没有兴趣改行?”

笑话!我风纤素是什么人?怎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你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我咬牙,走到床边道:“萧公子,请你告诉我,他是谁?”

“只是这样吗?”我轻抚百里晨风那把永不离身的刀,刀仍在,人却已亡……恨意顿时浪潮般汹涌而来,我厉声道,“如果我没猜错,他还是下任百里城主的继承人吧?”

他的瞳孔开始收缩。

“再请萧公子告诉我,你是谁?”

“我有话要跟他说,你们都出去。”

宫翡翠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宫翡翠一呆。

“从百里晨风处处听命于你就可知道你在百里城的地位比他高,而在百里城里,除了城主百里闻名外,只有一个人比他高,那就是城主的义子。百里闻名一死,他就成了你角逐城主之位的最强劲对手,所以他非死不可。大小姐应该不会忘记昨天他和百里晨风争吵时曾经说过什么话吧?”我看着面无血色的宫翡翠,异常清冷也异常残忍地把那句话重复了一次,“他说——所以,你应该尽快消失才是,有我,够了。”

我朝宫翡翠瞟了一眼,声音开始放得很轻柔,“其实还有一点我想了很久很久。萧公子要对付的是百里晨风,为什么要扯上我们宫家呢?宫家与百里城可是素无交集,又不会阻止你登上城主宝座,你何必要借送宝之名把我们也牵扯进来?但是现在,我明白了。”

“百里城的第一刀客。”

“既然大小姐当时并不在场,又如何得知镯子里的东西不是被萧左拿了去呢?”

我不敢再有违抗,心有不甘地瞪萧左一眼,挥手让两个铁骑随我退了出去。

原来我做的那个噩梦是真的,那一句再见之后果然是上穷碧落从此再不相见!晨风,我不让你白死,我绝不让你白白死掉!

“可是……”

“朋友?”我冷笑着打断了他,“好,姑且当他是你的朋友,他的身份呢?”

“并非偷听,是你无法控制自己的音量而已。”我尖声道,“萧公子素来沉着,什么事情让你那么气急败坏?百里晨风敬你为友,又是什么事情让他那么激动?百里城使者匆匆赶来,道城中大乱,四大长老各拥其主争夺城主之位,然后你们就吵了架,难道这不是与城主之争有关吗?”

“那是再普通不过的扭花银镯,你我都看不出它另有古怪,萧左又是如何看出来的?”

萧左的目光在看见百里晨风的尸体时骤然紧缩了一下,嘴唇翕动道:“他,是我的朋友……”

刚说了这几个字,萧左顿时脸色大变,一把伸手抓住她的胳膊,像是想要阻止她,却被她轻轻挣脱了。

萧左默立许久,忽然轻轻地,以一种非常从容的方式笑了起来,我的心就沉了下去。他如此反应,分明是胜券在握,难道他还有什么王牌不成?

然而他毕竟不同凡人,愤怒之色一闪而过,又复静水无波。我看得心中一颤,这个男人,真是我平生遇到的最可怕的对手,这种局面下还能这样镇定,实在可怕!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能镇定到几时,如果你是一个核桃,我就要一点点地敲碎你的壳,让你逃无可逃,粉身碎骨!

当初你没有被我的毒迷倒,心里是不是很得意?你神不知鬼不觉地偷了我的镯子,是不是很得意?你做了这么多看上去迷离隐讳的事情,是不是很得意?

萧左怔立半晌,忽地仰天大笑了起来,“好,好,你说我是凶手……证据何在?”

萧左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反手轻拍在自己额头上,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冷冷瞥他一眼,道:“哦,是吗?内奸?看来萧公子可真和我想到一块去了。但不知龙王又鉴定出什么了?”

一时间四下静静,房间里的六个人,两人目瞪口呆,一人静默无语,一人双目含泪,还有一人,躺在床上,手脚冰冷,再无呼吸。而我,我深吸口气,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这个时候,我要把握主导权,我要将这一场青橙黄绿抽丝剥茧,我要让你萧左,逃无可逃!

宫翡翠怔在当地,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复杂,好比一颗石子扔入湖中,漾起层层涟漪。我知她已有所动摇,当即看向萧左追问道:“原来镯子果真是被你偷的,你为什么刚才想阻止大小姐不让她说出来?因为你知道她不会怀疑你但我会,是不是?”

萧左的眉毛慢慢向上扬了起来,整张脸便显得很骇人。很好,触动你的弱点了吗?萧左,这只是个开始,慢慢来,好戏在后头。我保证,一定很有趣,非常有趣。

“这……”宫翡翠咬了咬唇,“正因为他也看不出来,所以才拿去找龙王的啊。”

我在百里晨风身边蹲下,凝视着他眉心的伤口,忍不住眼泪盈眶,他死了……死了……死了……

“大小姐,”我转向她,异常严肃地问道,“请问大小姐,你事先也看过那镯子的,你看得出里面有机关吗?”

萧左虽然未动声色,但宫翡翠却是面色一白,目光闪烁间欲言又止。我将他二人的表情尽数看在眼中,冷笑更浓,“我们是盟友,你要那镯子,但说便是,我岂有不给你之理?可你为什么要偷?为什么!”

我盯着萧左,将每个字都说得很慢,“我说,杀百里先生的凶手,就是萧左萧公子!”

“说得好,说得真好。人道紫萸香慢风纤素,不但聪明绝顶,而且心细如发,事无巨细,都逃不过她的眼睛,看来果然没有错。”他不但没有反驳,反而夸起我来,我听得更是心惊,暗起不妙之感。

萧左吁出口气,原本愕然的表情忽然变得轻松起来,懒洋洋道:“你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镯子的确是我拿的,但是光凭这件事就说我是凶手,未免太可笑了吧?”

我看向萧左,“这句话是不是你说的?我可有听错?可有诬赖于你?”

“萧公子不敢拔剑?是默认了吗?”我大笑三声,站了起来,与他平视,各不相让。萧左,你不是神仙,你是人,只要是人,就有弱点,而你的弱点,就是——

她陡然暴怒,厉声喝道:“出去!”

宫翡翠浑身都在颤抖,又问了一遍:“是真的吗?”

宫翡翠抬起眼睛,那目光竟是我从未见过的迷茫失措,我心中一动,顿生不忍:大小姐,此时此刻,你可是宁愿不知道真相?其实,我也不想,若还有其他选择,我也不想变成现在这样……可是!我不能,不能就让百里晨风这样白白死去,绝对不能!

宫翡翠道:“镯子内有机关,可夹藏暗条,不过是空的。”

宫翡翠又是一呆,“我……并没有在场,可是……”

“我若有证据,何至让你潜伏至今?”我心中凄苦,因此声音也就越发颤抖了起来,“早在黄河沉船一事,我便觉得奇怪,那杜三娘是何等人物,怎会被你轻易抓住,而你既然抓住了她,为何没有杀她,或是逼问出她的幕后主使,反而让她趁机逃走?此其一。杜三娘临走前丢下镯子,我贴身藏着,却莫名其妙不见,最后又莫名其妙从大小姐的新衣里掉了出来……当日玉粹把新衣送来之时,正巧在楼梯上遇见你,那镯子不是你偷走然后又悄悄放回去的,还会是谁?”

“你!”我气极,怨恨自己为何不懂武功,否则早就可以上前一剑刺死他,何必如此废话,这个小人!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可恶!“我若有真凭实据,早就把你送官查办,岂容你到现在还这般嚣张?你……”

萧左震了一下,总算是有了点反应。我知道此刻属于绝对关键时期,一个不慎可能就被他有机可趁,扳回局势,所以,我绝不能让他有丝毫缝隙可钻。萧左啊萧左,没有人可以在我面前玩花样,以前没有,今后也没有!

她看的不是我,是萧左。萧左没有回避她的目光,但依旧不开口。

事到如今已撕破脸,那么便也不必再顾虑什么,我当下把自己的怀疑通通说了出来,“事后我苦苦思索,终于被我想到,你之所以这么处心积虑,之所以非要百里晨风死,是因为你要当百里城的新城主,因为你就是传说中的城主义子!”

“依我看,萧公子只怕还不仅仅只是城中弟子那么简单!天下人都知道百里闻名终身未娶,只有一个义子孤傲不羁,且百毒不侵。霹雳堂偷袭那次,所有人里,除了大小姐有化麟锁,百里晨风事先服了解药外,其他人都倒地不起,为什么萧公子你安然无事?紫萸香慢岂是只待在我身边就能躲得过去的?你对我撒了谎!江湖上人人说你是个不成气候的败家子,可这一路行来,我见你武功智慧都极出众,根本不像传闻的那样,那么,你究竟为什么要伪装自己?把自己塑造成天下第一败家子放荡儿,为的又是什么?”

萧左目光一闪,似乎洞察了我话里的意思,紧紧地盯着我,哑声道:“你偷听了我和晨风的对话?”

萧左依旧沉默,而宫翡翠的脸又白了几分。

萧左沉默。宫翡翠紧张地盯着他,却也一言不发。

宫翡翠对他一笑,转向我道:“萧左怀疑镯子里有鬼,所以拿了镯子去找龙王鉴定的。之所以没声张,是怕我们之中有内奸,不想打草惊蛇。这事我是知道的,纤素姐姐,你莫冤枉了他。”

我一愕,朝她看去,见她素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但目光却出奇地亮,两相对比之下,显得说不出的恐怖。

回话的依旧是我:“百里晨风死了,宝瓶却还在这里,这说明什么?说明杀他之人并非冲着宝瓶而来,如果是霹雳堂和一窝鬼下的手,他们怎么会不要瓶子?而他们既然不要瓶子,就说明夺宝什么的根本就是障眼法,是为了配合你而演的一出戏!因为你根本不需要拿瓶子,瓶子迟早还是会落在你手上,现在拿了反而可疑。萧左,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