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风烟散尽
1、计现真凶

上一章:2、卿心难测 下一章:2、水落石出

努力加载中...

她用力抓住窗棂,足足站了有半柱香时间,然后轻轻打开后门走了出去。

萧左目光闪烁了片刻,忽然道:“你在故意拖延时间?你以为百鬼会来救你?”

天渐渐地青,淡淡地亮了。依稀的晨光映亮身后那人的眉眼他的唇角他的长发,本是超凡脱俗的俊美,但在风纤素看来,却无异于催命罗刹、地狱恶魔,可怕到了极点!

“你做事,何止一手?”对方柔声笑道,“李晴一计,真真令人叫绝!”

风纤素迟疑着,他便又接着说:“那是因为我派弟子本就是此道高手,只有精通跟踪侦察术的人才能成功地进行反跟踪。风总管,你说是不是?”

——萧左!

“不错,只要她一日不嫁,宫家大权便一日还在你手中。”

“怎么不可能?”萧左笑道,“几十年来,江湖中人为得知百里城的确切位置,不断跟踪、监视我派弟子,可是每每无功而返,你可知为什么?”

“风总管,”萧左对她微笑着,如同初见时一样,得意洋洋,仿佛所有的光芒都落在他的眼中,“你觉得我的声音和鬼王,哦不,和那个傀儡比起来,谁更好听些?”

风纤素一震,耳中听他慢悠悠道:“迟了,风总管。百里城弟子已找到百鬼的藏身处,此刻恐怕已将他们全都歼灭了。”

“两年前与龙王的那次对敌,我故意不现身,现在终于显出作用了。”风纤素幽幽一笑,“做事情,还是留一手比较好。”

“风总管,你说得很对,凡事都要留一手才行。”萧左笑得更畅快,“我留的那手,就是口技。”

“哦,是吗?”身后人忽然放慢了声音,手上的力道也加重,风纤素刚觉得不对劲,就听这人沉声道:“那么百里晨风呢?他是不是也是因为沾上了你这个祸水,所以才死了?”

对方沉默片刻,道:“他活着,永远是祸害。”

萧左面色一正道:“江湖人都说我义父百里闻名最神秘,但依我看,还不及鬼王。今夜我破轿而入,虽被机关阻止未能与他交手,但却看到了他脸上的惊慌,后来我为机关所伤,他又露出了得意之色,就凭那两个表情,我就断定他不是鬼王。一个喜怒形于颜色且沉不住气的人,是不够资格统领百鬼的。他最大的优点是声音好听,的确是很美的声音,我来前模仿了很久才学会。”

就在浮躁不堪时,一个黑影忽然覆盖住她的影子,接着一双手搭在了她的肩上,熟悉的语音温柔响起,“你伤得很重,我功力不如小鬼,仅能供你维持。待过几日你方便了,再由他替你疗伤。”

“风纤素不明白,还望萧公子明言。”

此时已近寅时,夜幕最黑,一团浓雾遮住了月亮,一熄灯,屋里伸手不见五指。

一路上静得没有一点声音,月色若隐若现,照得道路更加难走,没走多久,她已几度停下,气息越见紊乱。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只好在路边坐下,旁边是大片稻田,一望过去,看不到边际。

风纤素咬住唇,一言不发。

身后人发出一声轻笑,低声道:“龙王肯定很郁闷,他自以为对百鬼很了解,却始终不知鬼王的底细,连带着那位萧公子也被我们弄得一头雾水。”

怎么是他?怎么会是他!

“的确可以……”萧左面色一沉,厉声道,“但是,为什么?”

“不,这不可能……”风纤素喃喃道,“你不可能找到他们……”

不必他说,风纤素也已明白,只是心中乱成一片,已经无力去反驳些什么,脑里惟一想的是:如何能挽救这个错误?想不到她谨慎一世,却大意一时,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那么我们……”

事已至此,风纤素反而冷静下来,淡淡道:“天下第一败家子可以是百里城的新城主,那么风纤素为什么不可以是鬼王?”

于是,她尽量放慢了语速,缓缓道:“萧公子到底是问什么?”

风纤素当即跳起,由于真气的骤然中断,胸口如被个大锤子狠狠砸了一下,眼泪立刻痛得流了出来。然而这一切,还比不上她转过身后看见那人的脸时受的震撼大,那种惊恐狂热百味交集,整个人像在活活地燃烧。

风纤素没有动,那双手便源源不断地将内力输入她体内,如暖流般消褪了胸口的寒意,顿觉舒畅许多。

“他是故意的。所有人里只我不懂武,所以伤我最重。”她咬牙道。

萧左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微笑道:“现在,风总管是否愿意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了?”

她推开窗,凉风吹进来,胸腔中一片冰寒。可恶!萧左竟将她伤成这样,此仇不报,她就不是风纤素!

风纤素冷声道:“可惜她早晚都得嫁人——等姑爷进了门,我这个大总管再难掌权!”

完了!一切都完了!大局已定,百鬼被歼,她再无转机。

风纤素觉得自己的心顿时燃烧起来,火星迸裂,硝烟弥漫。

风纤素看了一眼地上倒影的斜度,应该已是寅时三刻了吧,萧左百毒不侵,她对他可谓毫无杀伤力。那么只能尽量地拖延时间,希望百鬼赶得及来救她。

风纤素抬手做了个禁止的手势,“我们现在已无力再去对付他。我找你来就是告诉你此行作罢,我会另找机会再设一局。我们已等了那么久,不在乎再多等几年。”说到这,她微微一笑,“此行倒也不是一无所得,经过这么一场折腾,宫翡翠短期内恐怕是无心嫁人了。”

弹弹手指,奇香顿时在空中弥漫开来,风纤素闻着这股独属于她的香气,恍恍惚惚地想着一路上所发生的事情,那么风光地出发,却走到这般境地,无力的挫败感油然升起。

风纤素挺直了脊梁,依旧不说话。

“你们回豫南,继续该干什么干什么,等我命令。”

“因此我就想,如果他不是鬼王,那么谁才是真正的鬼王?”萧左偏了偏脑袋,沉吟道,“然后我就发现一件事情——小鬼经常会有意无意地去看你。后来也是因为你咳嗽了一声,鬼王才决定撤走。种种迹象表明了,他们听命于你,于是我刚才冒充鬼王试探你,一试即中。风纤素,你到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你心里难道不明白?”

宫翡翠等四人没有继续赶路,而是出了林子不久,就在最近的一个村落里停了下来,找了户农家借宿。

风纤素冷笑道:“那是龙王自找的!我们的开销一向很大,他却不让我们在黄河上做买卖,我只好让人找到李晴,假装龙门弟子在醉后将龙王行踪透露给她……我第一眼看见那女人就知道她是祸水,龙王沾上她,当然死路一条!”

宫翡翠一进屋就把自己关了起来,金昭玉粹本欲在门外守夜,风纤素却道:“没有精力,明日如何赶路?”让她们自去休息,自己也回了屋。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