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举步维艰
2、百鬼夜行

上一章:1、又见追风 下一章:1、新主旧识

努力加载中...

宫翡翠打断她道:“伤得好,看你现在完好无缺地站在这里,我倒觉得他下手还不够重!”

宫翡翠将化麟锁系回腰间,我的呼吸不由得一紧,随即垂头跟她一起转身离开。

在这样幽深的夜里听到这种诡异到极点的声音,饶是铁骑久经训练,也都骇然变色。

绝夜装模作样地叹道:“可惜可惜,好滑的肌肤……”

宫翡翠冷哼道:“杜三娘,你也来了,报上名来吧,你又是什么鬼?水鬼?”

一直冷眼旁观的小鬼忽然开口道:“这就是轻敌的下场。”他一个纵身,轻飘飘地自轿顶落下,半点声音都没有。

众人下马,点起火把。

我看向宫翡翠,这个时候她还能如此镇定,倒教我起了一丝敬佩之心,看来,此行虽只短短数日,但她已不再是当初那个青稚的大小姐了。

我面无表情地与它擦身而过,三步过后,身后响起巨物砰然倒地的声音和路人的惊呼声。宫翡翠听到声音回头,表情明显一怔,朝我看来,“为什么?”

追风,你好,你很好……

她在气什么?是气自己连夜赶路结果正好中了百鬼的圈套,还是气自己离了萧左势力顿弱?

一行人浩浩荡荡调头而行,我还是按捺不住回头看去——客栈门口,追风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萧左蹲下探它的鼻息,忽然抬头朝我望来。

花夜花容失色地扶住绝夜,急声道:“你怎么样?”

我垂下眼睛,答道:“明白了。”

宫翡翠眼中终于有了一丝慌乱——

众鬼间起了一片哗然声,杜三娘惊呼道:“看!”

“霹雳堂果然跟一窝鬼勾结了。百里晨风已死,你们不去帮萧左登上百里城主之位,反而来追我做什么?”

先是龙王,接着百里晨风,再是宫翡翠……最好的朋友和最爱的女人都离你而去,萧左,你虽然还没倒下去,但也差不多了吧?

整片竹林忽然就在你面前倒塌了下去,再不知被什么东西拖走,转瞬间,原本狭窄的道路变得非常空旷,月光披泻下来,照得此处惨白一片……

追风犹自低声嘶鸣,我冷冷看它一眼,忽然觉得很可笑——

这种情形,若非亲眼所见,根本难以想像!

宫翡翠面色顿变,冷冷道:“你知道我是谁?”

此言一出,铁骑们唰地拔出了兵器,火把映着刀锋,亮得刺眼。

她欺身到绝夜身后,伸手去夺他的灯笼,绝夜一惊,连忙旋身避开,宫翡翠中途变招左踏几步,碧色长裙顿时如水般漾开,而在那水波中,有抹白线闪了一闪。

宫翡翠的眼珠一转,忽然不说话了。

花夜本一直是笑嘻嘻的,看到这时尖叫起来:“小心!”

难道是——百里城?!

自尽!!

我猛然睁大眼睛,她这个动作在我视线中被扩大了无数倍,重复着,一遍又一遍——

“我是鬼王座下的‘小鬼’,那个史老匹夫想当我爷爷,下辈子吧!”小鬼放下笛子道。风声呼呼,火光斑驳,他勾起唇来一笑,本是粉雕玉琢的脸,顿时显得老成了十年。

只剩下金昭玉粹,以及我和她四个人,面对百鬼,如何抗衡?

宫翡翠警觉地眯起了眼睛。

宫翡翠咬牙道:“好,很好,没想到前任礼部侍郎史大人家的孙子,竟然也是百鬼中的一人!”

宫翡翠整个人一震,似惊惧似惶恐又似不敢置信——世上竟会有这么嚣张的人!

“看什么?”她刚那么说着,我们周围的那些铁骑,忽然一个个地倒了下去!

长衫叠起重影万千,一时间,漫天都似他的身影,宫翡翠一个不慎,右手已被他抓住,但她反应极快,立刻右脚飞起踢他面门,趁他分神之际将手抽了回来。

男子含笑而答:“听见了。看来这位宫大小姐,比我们想像的聪明得多,也冷血得多。”

红点越来越亮,走得近了,才知道是盏灯笼,灯笼被提在一个人的手上,那双手,莹美如玉。

宫翡翠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似乎想说些什么,但终归没有说。她翻身上马,命令铁骑道:“我们走,连夜回鹤城。”

花夜微笑道:“帷幕既降,魂魄当听;百鬼同哭,灯起笛鸣——宫大小姐,这可是我们最隆重的礼仪,希望你会喜欢。”

绿光愈盛,一顶巨大无比的坐轿出现在视线之中,下面抬轿者黑压压一片,一眼望去竟有二十人之多。

“很好。”她凄然一笑,忽地夺过金昭手中的长剑反手就朝自己颈处抹了过去。

宫翡翠面如死灰地站着,全身起了一阵颤抖,低声喃喃道:“难道我宫翡翠真要命丧于此?”

是他,上次见过的绝色男子。

两把长剑交织出剑光一片,朝绝夜劈了过去。

本以为这句话必定会戳中痛处,谁知宫翡翠却冷笑道:“他的温柔是真是假与我何干?不过,对他废了你的武功这一点,我倒不觉得他做错了。”

“那孩子本已病重,我不过是让他早登极乐世界罢了!”小鬼阴阴道,“要怪就怪史岩,什么日子不能返乡,偏巧和你们渡河的时间一致?不过,这可给了我立功的机会……杜三娘那个笨蛋,我早料到她不会成功,若非有我接应,她怕早就死在黄河上了!”

她的话音刚落,两旁的竹子纷纷折断朝后倒去。一时间,劈啪之声,马嘶之声,再加上部分铁骑失口而发的惊呼声,种种声音混在一起,情势顿时混乱不堪,而那笛声却始终清越,凌驾于所有声音之上。

我刚自拧眉,一阵笛声忽然轻轻地响了起来,随它一起响起的,还有一连串呜咽的哭声,一声接着一声,有远有近,有的在左,有的在右,有的竟似就在身侧,哭声凄厉刺耳,飘飘渺渺。

“宫大小姐可是在想我为什么会来这儿?”花夜说着挽起袖子,只见她的手腕处淤青了大片,“你看看,这是当日那位孟公子伤的,他……”

道路的那头,出现了幽幽数点绿光,铁骑们纷纷靠拢,将我和宫翡翠包圈起来,做出抗敌之态。可那黑幕无边,不知来了多少鬼,我们这边只有三十余人,此战实力悬殊,结局已可想而知。

可如果那个人是鬼王,这话便如同催命魔音,难以抵挡。

“谁在背后嚼舌根?也不怕下拔舌地狱么!”随着一声娇媚的语音,一人策马而来,身上的衣衫却比火把上的火焰还要鲜红。

“宫大小姐——”轿子里的那个声音再度响起,“煮鹤焚琴和杀美人,都是大煞风景的事,所以,你自行了断吧。”

小鬼又是一笑:“永如童子有什么不好?若非如此,鬼王怎会安排我潜入史岩身边,取代他那孙儿?”

花夜和绝色男子对视一眼,笑得更是得意。两人双双后退几步,屈膝恭声道:“山中一窝鬼之‘色鬼’绝夜、‘女鬼’花夜,恭迎鬼王。”

火光一起,林间小道便显得更加幽谧了起来,两旁竹枝在我们头顶交错,将天空遮得看不见,整个世界便如同只剩下我们这一行人……一阵夜风刮过,前方突然出现一个红点,悠悠晃晃,忽明忽灭,远远望去,颇有些妖艳阴森的味道。

宫翡翠自小养尊处优,何曾有人敢这样轻薄她?当下眼睛也红了,挥手又待上前,金昭玉粹已先跳出去道:“小姐,让婢子对付他。”

“宫家之人,即使要死,也不能死在卑鄙无耻之徒手里。你明白了吗?”

宫翡翠冷冷打量了他半晌,道:“据说世上有种人身形永如童子,想来阁下便是此类。”

有所不同的是,这次他身边还有一人,红灯映衬着那人的脸,竟是不输于他的天香国色。

我反射性地应她:“是,大小姐。”

终于黯淡了下去。

杜三娘轻笑起来,“宫大小姐这话问得好可笑,我们要追的人自然是你。至于那百里城城主之位究竟为何人所坐,与我们有什么相干?”

“大小姐,”路过一片竹林时我跟上她,气息微喘道,“天色已黑,我们要不要稍做停歇,吃点干粮再上路?”

“比起三大名姬之首的花夜已是人妇这个惊人的消息来,我小小的冷血又算什么?”宫翡翠挑眉,接下去的那句话就说得很慢——“不必演戏了,山中一窝鬼。”

绝夜马上道:“夫人有命,怎敢不从?”也没见他怎么移动,却瞬间到了近前,宫翡翠当即挥袖而出,显见是恨极了对方,照面便是天香指。

坐在轿顶上吹笛子的不是别人,正在黄河上曾有一面之缘的童子——子玉。

花夜顿时一呆,怔忡过后扭头对那绝色男子道:“真是惊讶……夫君,你听见了吗?”

花夜忽然明眸一转道:“鬼王不喜动手,不如让属下效劳吧?我平生,最见不得的就是漂亮女人,夫君,你去毁了她。”

绝夜眼睛一亮道:“好美的武功!”身子旋转,轻巧巧地避了开去,嘴里不干不净道:“啧啧啧,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么漂亮的武功,倒真让我有点舍不得了……”

那一刹那我自他眼中看到了怒意,然而怒意转瞬就熄,眸中精光不再,整个人都黯淡了下去。

轿帘低垂,帘幕重重不知里面坐的是谁,但轿子顶上却坐了一个人,身子淹没于阴影之中,惟有手中的银笛明亮如星。

我一念之仁饶你不死,结果你竟做了萧左的坐骑!

宫翡翠惊道:“这么说,真正的子玉已……”

无形的恐慌开始蔓延,百鬼这一招用得够妙也够毒——先声夺人,先使对方有了怕意,接下去的战役便更容易了。

这次答话的是那个绝色男子:“你是天下最有钱的人,我们当然认识。”

宫翡翠抓着他的一只断袖,冷冷道:“可惜可惜,上好的衣料……”

花夜嫣然一笑,脸色在灯光下愈见苍白,声音也是慵懒万千:“宫大小姐,又见面了。”

宫翡翠大惊失色地望着我,我迟疑了一下,上前检视他们的瞳孔,转身摇了摇头。

心中一种奇异的感觉油然升起,还没达到顶点,“嗤”的一声,一支白羽破空而来,不偏不倚,击在宫翡翠手腕上,长剑顿时脱手,她呻吟一声捂住手,那白羽落到地上,竟是一支无头箭。

宫翡翠咬牙道:“不,我自己来!”

三十五人,全部死了,事先没有任何征兆。

宫翡翠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她话音还未落,那盏灯笼已啪地落地,绝夜飞身退回到她身边,一条手臂上血涌如泉。

鬼王也不生气,声音依旧温和:“你为什么不回头看看?”

百里城?

如我所料,他一直没有再追上来。

金昭玉粹齐惊出声:“大小姐,那个不是……”

真的心灰意冷了吗?

刚到柞水,又返洛阳,如此周车劳顿,本是行路大忌,不过——

大小姐开了口,谁敢反对?

与百鬼出现时的场面非常类似的是,空中飘来一阵箫声,悠扬清婉,若长江广流,绵延徐逝。箫声中一人击节而歌道:“水上有城,名曰百里,不见其踪,只闻其名。有彼凤兮,磨翎振翅,乘风驰月,慨然长行。子歌川上,但见吾心,归去来兮,共堪携隐……”

宫翡翠一见之下,后退了半步。

此时此地,见到这样两个人,我还没反应过来,宫翡翠已失声叫道:“花夜!”

绝夜恼怒道:“我的这条手臂,估计是废了。”

花夜眨眨眼睛,再度笑了起来,“啧啧啧,没想到宫大小姐这么狠心……其实,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一个对女人如此粗鲁的男人很差劲,你可不要被他温柔的假象骗了。”

我数次回头,若有所思,反倒是宫翡翠,策马急驰,竟比来时还快了几分。

我转眸看宫翡翠,她立在当地紧抿唇角一言不发,只有目光不住闪动,不是害怕,而是生气。

“没什么。”我淡淡地回答,“我送给百里晨风的东西,即使他已经不在了,也不会留给别人。”

而且,就算她能赢小鬼,还有鬼王坐在轿中一直未曾露面,更有周遭无数鬼在虎视耽耽。此战结局,早已注定,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可见她的睫毛在不停地颤动,最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忽然扭头对我道:“纤素姐姐!”

宫翡翠沉默了好久,忽然大笑三声,一字一字道:“你——做——梦!”

她之所以伤到色鬼,不是因为她武功比他高,而是他太轻敌,而小鬼只那么轻轻一跃,身法之快捷灵动都在色鬼之上,武功明显比他高出一截。

天下三大名姬之首的花夜?金昭玉粹和铁骑们的脸上,纷纷露出了惊讶之色。

杜三娘顿时闭嘴,退到轿子后面。

不必她叫,众人也看见了,远远的有明灯,一盏接一盏地亮起,在漆黑如墨的夜里,连绵成了一片,越来越近。

宫翡翠怔了怔,尚未说话,就听那杜三娘又道:“宫大小姐莫非至今还不知我们为何而来?我们……”还待再说,轿帘里忽然传出个声音道:“够了。”

谁料那杜三娘却摇头道:“宫大小姐这回可猜迟了,若是两年前,我还可算是山中一窝鬼里的水鬼,但现在嘛……我是霹雳堂三堂主雷厉的妻子。”

自尽?

非常好听的一个男音,繁花落尽的温和,夹杂着清越如水的沧桑,再还以暖暖的一种淡漠,拼凑出那样两个字——够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