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韩城风云
4、得失之间

上一章:3、山中有龙 下一章:1、此刻情浓

努力加载中...

懊恼怨恨和不甘一股脑地涌上心头,我扬起马鞭给了胯下坐骑狠狠一鞭,马儿吃痛,顿时撒蹄狂奔,两侧屋宇行人自视线中飞快掠过,丈高的城门在夕色照耀下,门上的铜钉闪闪发亮。

我越驰越近,越弛越急,最后在守城士兵惊愕的眼神中,第一个冲出城门。

百里晨风,你真愚蠢。非常。

萧左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笑道:“风总管的眼光向来独到。”

当夜,我们马不停蹄地走过百良、黑池、华原等镇,第二天横渡渭河并在黄昏时分抵达华阳。众人商议后决定在此处休息一晚,明天继续西行,绕开华山取道杏花镇,再往南直奔鹤城,于是我们在华阳最大的兴宁客栈歇下。

“萧公子也有要请教我的事?稀罕。请说。”我回他以笑,在桌旁款款坐下。

我顿时抬头,坐在我对面的萧左也停住了手中的筷子,倾耳聆听。

“龙王真的出事了?”虽是臆测,但被证实,还是着实吃了一惊。那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物,会有什么事?

“大小姐……”我唤了一声,宫翡翠只是朝我淡淡地点了个头,又扭头去瞧萧左,咬着唇道,“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这才是宫翡翠真正想听的话,果然,但见她柳眉弯弯,笑得更是灿烂。铁骑领队走过来小声提醒道:“风总管,现已是戌时了。”

“我……”我张了张嘴巴,说出去的却是另一句话,“大小姐,杜三娘的镯子不见了。”

第二,那人是自己人。

第一,那人是个绝顶高手。

“可曾听闻他们在黄河上做过买卖?”

“喂,听说了吗?龙王死了!”

萧左还未开口,楼下又传来噔噔噔的脚步声,凝目望去,原来是玉粹丫头捧着一叠衣物跑了上来,“风总管,衣服送来了。”

城门外,碧草连绵,直欲上青天。

情之一物果然沾染不得,它令我心绪不宁,再难恢复最初的镇定。

放下碗筷,我快步离开大堂,一直到上楼,都能感到背上传来的焦灼感。那双炯炯的瞳仁几乎烧穿了我的皮相,直直烙印进灵魂的最深处。

“好,给我,你去吩咐小二,备热水上来送到大小姐房中。”我从她手中接过衣物,转身走到宫翡翠面前,“大小姐,我们进房吧。”

“好,我们准备上路吧。”我先自起身,扫了萧左和百里晨风一眼,微笑道,“连夜赶路,诸位没意见吧?”

夕色如火,将窗棂染上金边,我眯了眯眼睛,看见远远的河堤那头有几个小孩正在放风筝。虽然距离甚远,但可以想像必定是欢音笑语喜乐无限。

我抿紧了唇,却又一笑,歉然道:“瞧我的记性,难怪找不到,原来是搁这儿了。”

你知道吗?我,不要是你。

宫翡翠见我神色有异,便扬了扬眉道:“纤素姐姐,你怎么了?”

宫翡翠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忽然一咬唇,叫道:“等等我!”当即也追了出去,两人不一会就消失在客栈门外。

那人见被怀疑,更是大声道:“我才没乱说呢,我小舅子就是龙门弟子,今天一早接到飞鸽传书,说是龙王病逝,这会儿他都已经收拾好东西赶赴龙宫吊丧去了。”

不只是他,几乎周围所有人都朝说话的那人看了过去。他邻座的人质疑道:“你不要命了,这种话也是可以乱说的?”

宫翡翠听后一怔,目光变得有些迷离,看她样子似乎是想起什么,于是我追问道:“大小姐看见过?”

“那么依你看,在黄河之上伏击我们的既然不是一窝鬼,又会是谁,霹雳堂?”萧左点头道,“引爆船只本就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真是可怕。

我顿觉没了胃口,虽是昨日就知道的事,但真正听到他死了时,还是不甚唏嘘。“这个男人也真痴情,连死了都不舍得毁他妻子的名声。如此一来,倒是成全了那个女人。”

日近黄昏,我立在窗前,望着天边的晚霞,静默不语。

“骗你做甚?据说他死后,他的新婚夫人当即也拔剑自刎了,啧啧啧,真是个贞烈女子,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风姑娘可知山中一窝鬼的确切势力范围?”

宫翡翠奇道:“是这只吗?它怎么会从衣服里掉出来的?”

我轻垂眼睛,状似无意地缓缓道:“对了……大小姐此行,可尽兴?”

真是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堂堂龙王竟会毁在一个女人手里,可见情字何其害人!

“他娶了铁扇门的人为妻。妻子为报灭门之仇,对他下毒,无药可解。”她说得很简练,但我已听明白。

我心中一颤,再抬眼看他,他并没有看我,只是低沉着头,表情静静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第一次敬佩自己,在经过先前那样尴尬的事情后,再见他时还能将情绪控制得如此滴水不漏。百里晨风,我宁可拒绝你,也不愿欺骗你。这世上我能虚与蛇委的人很多,但我不要是你。

“啪”,萧左放下手中的筷子霍然站起,沉声道:“对不起,我出去走走。”

我开门而出,果然见楼梯口处,宫翡翠和萧左正一前一后走上来。两人的表情都很奇怪,尤其是萧左,竟一脸沉静,甚至带了些许悲痛之色。难道此行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百里晨风忽然开口道:“如果是我,我也会那么做。”

宫翡翠转了转眼珠,却没再说些什么。这时小二敲门进来,说热水已经备好。我当即命金昭玉粹伺候她沐浴更衣,自己则退了出去。

“我——”她才说了一个字,只听“哐”一声,一样东西从叠着的衣物里掉了出来,落到地上,几个翻滚停在我脚边。

我摇了摇头:“但是霹雳堂的人不懂水性。他们常年与硝石火药打交道,最怕的就是沾水。”

三人默默喝茶,好一阵子寂静,直到大堂里起了一片抽气声时,我们才纷纷转头,只见宫翡翠在金昭玉粹的陪同下,袅袅走下楼来。

一念至此,更是暗自警觉——风纤素啊风纤素,你可万万不能步他后尘!

我果然没有看错,那件衣服穿在她身上,是再合适不过,然而她走过来,嘴里虽是夸我,眼睛却瞟着萧左道:“纤素姐姐的眼光,如何?”

“不太可能吧?龙王怎么好好地就病死了?”

“时间仓促,缝得不够精致,大小姐将就着穿吧。”

我顿时心中滋生不安,似乎自己在无意识间说错了些什么,可能会导致难以预料的后果。正惊悸时,另有道目光若有所思地从一侧传来,我转过头去,看见了百里晨风。

垂下睫毛,我看见自己抓缰绳的手在轻微地颤抖,用另一只手去握住它的结果就是两只手一起颤抖。

风筝……我眼睛一亮,转身正要推门而出时,有人先我一步敲门道:“大总管,小姐和萧公子回来了。”

我心想奇怪,他是领路人,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的吗,怎地还来问我?嘴上却不动声色道:“据我所知,他们只出没于南阳、驻马店一带。”

我看见萧左的筷子起了一阵轻颤,身边的宫翡翠望着他,目光既温柔又哀伤。

正在大厅用饭时,却听到邻桌传来这样的讨论声——

宫翡翠看了看萧左,萧左冲她微微一笑,“我没事,去吧。”她这才跟我进房间。

“纤素姐姐,”宫翡翠看向我,叹道,“果然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伸手为我倒茶。碧绿色的信阳毛尖自壶嘴流淌而出,落入光洁的白磁杯中,水光潋滟中映出我的脸,面不改色微笑依然。

而邻桌的那人依旧喋喋不休,开始讨论龙王一死,不知轮到谁坐他的位置,不知黄河各大寨主舵主们会否趁机作乱,等等。听的人越来越多,凑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一时间,大堂里热闹非凡。

经过霹雳堂、黄河两场战役后,铁骑已只剩三十五人,其中又有五人受伤,我方势力大减。如此下去,只怕还未到百里城,人已死光了。

再看萧左,眼角唇边带着浅浅微笑,而那笑容落入我眼中,便显得说不出的诡异。

我假装没听出他话里的含意,淡淡道:“哪里,大小姐穿什么都好看。”

我不会武功,要从我身上拿走一样东西而不被我发觉很容易,但是我的身旁时刻都有人在,铁骑、金昭玉粹、萧左和百里晨风,要想瞒过他们的眼睛,却非易事。如此只有两个结论:

“一个时辰后出发,所以,大小姐可以趁这段时间洗个澡,换身新衣裳。”我将衣物放到桌上,如我所料,恬柔如水般的绸面一经展开,便吸引住了宫翡翠的目光。她立刻走过来拿起最上面的那件新衣,喜道:“香云纱!好货色!”

心头主意一定,便转身下楼,大堂西侧临窗的一张桌旁,百里晨风正与萧左在喝茶,萧左微侧着头,显得心事重重,但看见我时,眉头舒展了开来,微笑道:“风姑娘来得正好,我正有事要请教你呢。”

她笑容顿止,我又道:“萧公子的脸色看来很差,是不是他的朋友出事了?”

她冲我嫣然一笑道:“谢谢纤素姐姐啦。”

我慢慢弯腰将它捡起——镯子。杜三娘的那只扭花银镯。

我锁起眉头,翻身上马,这次,百里晨风没再要求我骑他的马。回头看他一眼,玄衣白马,这个初见时连手上肌肤都不肯暴露的男子,何时起,他的距离变得如此近了?近得连眉梢眼角的落寞,都可以被我看得非常清晰。

那种沉静令我忍不住就心生邪恶,很想将之摧毁!于是我慢慢起身,一字一字道:“我觉得龙王很愚蠢。非常。”

“因他们的领头大哥‘非人非鬼’曾放下话说犯山不犯水,所以只要是有水的地方,他们就绝不会出手。”

话音刚落,已猛然察觉——既如此,我们在黄河所遇的伏击又是何人所为?

站在二楼廊道中,我捏着手里的镯子,忍不住一阵懊恼:好,很好,真当我是死人不是?竟敢如此戏弄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